新的税务局(ATO)数据显示,澳洲一些最富裕郊区的房地产投资者每年平均享受到超过2万元的负扣税优惠。

根据《信息自由传播法》,财政部发布的邮政编码区租金收入扣除细目显示,负扣税收益最大的地区就是澳洲收入最高的邮政编码区。

然而,涵盖2016-17收入年度的数据也显示了一些人口稀少的农村地区的平均损失金额很大,并显示传统上与房地产投资无关的墨尔本郊区的负扣税大幅下降。

格拉坦研究所(Grattan Institute)预算政策主管伍德(Danielle Wood)表示,邮政编码细分似乎与该智库以前对负扣税使用者统计数据的研究一致。

“租金损失的地理分布并不让我感到惊讶,”伍德说,“使用负扣税最热情的人是收入较高的人,因此富裕郊区的平均损失更大并不让我感到惊讶。”

“我们之前就发现,负扣税有50%流向收入最高的10%人群——这是在扣除租金损失之前所作的评估。”

ATO数据突出显示的郊区包括悉尼的Darling Point,这是前总理谭保(Malcolm Turnbull)老选区Wentworth的一部分,以及墨尔本的Higgins,是退休金融部长奥德维尔(Kelly O’Dwyer)的老选区。

塔州邮政区7215位于岛屿东海岸的一个人口稀少的地区,从北部的Scamander延伸到南部的Freycinet National Park,其平均租金损失最高,为58,366元,但只有118名房东使用负扣税。

维州邮政区3084位居富裕的东北郊区,排名第二,1734名纳税人申报了平均31,375元的租金损失。该地区从南部相对富裕的Eaglemont郊区延伸到从前是工人聚居区但现在已经高档化的Heidelberg,再到北边的Viewbank。

虽然一些人口稀少的地区也名列前茅,但伍德表示“不会太看重这些邮政区的数据”,因为它们的样本量很小,一些农村地区只有五个人使用负扣税。

数据显示,在新州,富裕的Darling Point有486人使用负扣税,人均损失29,264元。

附近的Vaucluse有817名房东平均损失21,739元,而维州的East Melbourne是一个很受成功律师和医生欢迎的市中心飞地,有817人平均损失20,717元。澳洲其他富人区,包括墨尔本的Toorak,珀斯的Peppermint Grove和悉尼的Bellevue Hill也有大量房东每年的平均损失超过15,000元。

工党表示,如果胜选,将限制只有新房能够使用负扣税——联盟党表示此举将破坏房地产市场。

伍德说:“你确实能看到不同收入的人使用负扣税的比例,但我们也确实发现它偏向高收入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