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有多名資深工黨議員支持來自昆州的查爾莫斯(Jim Chalmes)與阿爾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爭奪領導反對黨爭取在2022年的聯邦大選中組建政府的機會,但這位41歲的工黨新星周四還是決定不跟來自工黨左翼的權力掮客阿爾巴尼斯硬碰硬。

查爾莫斯公開感謝了他的支持者們,但表示自己的三個孩子中年紀最小的才只有5個月大,如果他真的成為黨魁,額外的責任將使他更加難以照顧家庭。他說,自己在周四早上與阿爾巴尼斯談過,決定退出競爭,並“熱烈支持”阿爾巴尼斯。

查爾莫斯的決定將在副黨魁的競爭中掀起腥風血雨,他本人、新州的博克(Tony Burke)和維州的馬爾斯(Richard Marles)這下要為誰來當阿爾巴尼斯的副手爭破頭了。

在阿爾巴尼斯的領導下,預計工黨將把重點轉回藍領工人,強調就業和經濟政策。正是這群核心選民在大選中拋棄了工黨。

阿爾巴尼斯和影子財相鮑文也敦促工黨人多多與教眾聯絡感情,因為在大選中,有信仰的選民也倒向了身為基督徒的莫里森。

最新發展意味着長年擔任副黨魁的普莉貝絲(Tanya Plibersek)可能會被降級,因為工黨議員不可能接受兩名左派擔任政府黨魁,而右派又推舉不出同樣經驗豐富的女性候選人。

據《澳洲人報》報道,工黨前主席紐曼(Shayne Neumann),后座議員迪克(Milton Dick)和參議員齊肖姆(Anthony Chisholm)——均來自工黨右派——都鼓勵查爾莫斯與阿爾巴尼斯一起競爭工黨的最高職位。

不過第九台旗下報紙則報道稱,工黨的其他派系要求查爾莫斯給阿爾巴尼斯讓路,並威脅說,如果他不肯,將面臨大規模的派系報復。澳大利亞海事工會(Maritime Union of Australia)的全澳書記克拉姆林(Paddy Crumlin)更嘲諷查爾莫斯是個“沒人認識”的“吹牛者”。

新州的一名議員說,查爾莫斯大大高估了自己擁有的支持水平,如果他敢報名參選,強大的派系一定會積極反對他。

這名議員說:“我們應該給阿爾巴尼斯他應得的機會。”

 

據《澳洲人報》報道,阿爾巴尼斯透露,如果他成為工黨黨魁,將支持商業和經濟增長,同時放棄肖頓採取的階級戰爭路線,他希望工黨能夠回歸霍克時代的政策平台。

在回應工黨的競選失敗時,他說:“工黨使用的語言非常糟糕……工會和僱主具有共同的利益。企業的成功是僱用更多工人的先決條件,這是顯而易見的。”

“這當中存在共同的利益……如果當選,我會尋求解決方案,而不是爭論。我們必須闡明我們如何增加財富而不僅僅是分享財富的願景。”

“工黨議程的核心是創造就業機會,我們需要在脆弱的全球經濟和正在經歷轉型的國內經濟變化的背景下這樣做。我們需要能夠解釋政府如何確保變革符合勞動人民的利益。”

阿爾巴尼斯也不排除支持聯盟黨的整個減稅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