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到澳洲的国际教育市场,来自亚洲的学生占据了最大份额– 中国、印度和尼泊尔共占学生总数的一半左右。

不过,澳洲的第四大留学生来源巴西也继续增长,而它的南美邻国哥伦比亚也从第11位攀升至澳洲第九大市场。

今年,澳洲已录取超过17,000名巴西学生,虽然只是中国学生人数(14万)的零头,但比2018年增加了6%,比2017年增加了35%。 

哥伦比亚现在的数字超过12,000人,比2018年增长20%,比2017年增长56%。

得益于澳洲的国际市场多元化,智利的同比入学人数也增长了33%,阿根廷也取得了相似的增幅,墨西哥增长了9%。

但是,虽然拉丁美洲市场的学生总数正在攀升,但高等教育部门并未成为激增的最大受益者。

在返回家乡之前,绝大多数来自拉丁美洲国家的学生都就读于职业教育学院,或者进行密集的英语语言学习,而不是修读大学课程。

澳洲国际教育协会(International Education Association of Australia)会长哈尼伍德(Phil Honeywood)表示,拉丁美洲的总体增长势头强劲,但大学生数量持平,部分原因是2017年巴西的“科学无国界计划”停止。

该计划于2011年启动,为巴西学生提供了10万份奖学金,鼓励他们在海外取得学位或接受培训。

“对于希望不只是依赖中国和印度,而是想把市场多元化的高等教育机构来说,自‘科学无国界’政府奖学金消亡之后,拉丁美洲肯定不是他们的灵丹妙药。”哈尼伍德说,“实践已经证明拉丁美洲学生主要入读英语语言学校和职业教育学院,如果我们要提高他们的高等教育部门的入学率,在课程设计和双边机构合作伙伴关系方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澳洲贸易委员会(Austrade)正试图通过一系列举措建立这些关系,包括参加巴西最大的高等教育会议,与会的还有其他几十个想竞争拉丁美洲生源的国家,特别是加拿大、美国和英国。

Austrade美洲团队还在Facebook和Instagram上推出了一项旨在吸引更多学生到澳洲的数字营销活动。

该活动在阿根廷、巴西、智利、哥伦比亚、墨西哥和秘鲁的12个城市以西班牙语和葡萄牙语进行,旨在使澳洲成为教育和技术领域的创新和领导者。

但是,招收南美的大学生也将依赖与拉丁美洲大学或公司的新合作伙伴关系,鼓励大多数人考虑澳洲而不是其他目的地。

澳洲托伦斯大学(Torrens University Australia)校长贝尔比教授(Justin Beilby)表示,他的大学最近与一家南美企业签署了一项新协议,将学生带到澳洲。

该协议将使来自哥伦比亚、巴西、墨西哥和厄瓜多尔的其他学生加入托伦斯来自107个国家的留学生队伍。

贝尔比说:“我们的生源多种多样,不仅仅依赖中国,我们的学生来自很多国家。”

预计南美合作伙伴关系每年将有70到100名学生来到这所大学学习广泛的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