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開打了,雖然很多人先前預估開打的可能性很低,但筆者早在去年就預測這種事必然發生,祗是美國在施展拖延戰術罷了!道理很簡單,美國要和中國談的不僅僅祗是在貿易上的失衡,其最終目的是要中國放棄國家資本主義的經濟政策(甚至政治體制),改轉為向私有企業制發展的自由經濟。不幸的是,這點不僅可能會動搖習的統治地位,甚至有可能改變中國共產黨的執政基礎。因此,共產黨那怕是做困獸之鬥,也不可能會同意的。不同意又會怎麼樣?祗好和美國對着干啰!這也說明了為什麼習近平頂着風浪,也要誓言“出問題我負全責”的原因。

中國可以頂得住嗎?由於中國幅員廣,人口眾,因此,可以調動的資源也相對較雄厚,所以到現在為止,還是okay 啦,可是長期來看恐怕不樂觀。不樂觀又怎樣辦?長期來看對全世界,澳洲,甚至我們????人的財富變動都會有影響,這是本周筆者想要和大家探討的主題。

根據中國海關總署統計,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從2001年的281億美元增長到2018年3233億美元,整整增加了11.5 倍。中美貿易總額已經從1992 年的330 億美元發展到2018 年的6335 億美元。由於統計口徑差距,美國商務部統計數據,對中國逆差從2001 年830億美元增長到2018 年4192 億美元,貿易總額增長到2018 年的6598 億美元。

6,598億美元的貿易額其實不多,佔中國全國900,000 億人民幣(約130,000億美元)GDP 的5% ,可是其乘數原理(我已多次在本欄討論過乘數原理,此不敖述,有興趣的朋友可以上google 上去查)所產生的效應卻非常驚人,舉例而言,中美貿易順差4192 億美元 ,拿到國內來,換成人民幣就是2000 多億,再加上乘數效果,就變成市場上有近萬億的人民幣在那裡流通,其效益是非常驚人的,現在這筆錢沒有了(或少了),中國人民銀行祗好降息,降凖來應對市場上缺錢的問題。可是,出口換來的貨幣是有實體經濟在那裡撐着,而降息,降凖袛是擴大貨幣供應量,並不創造就業機會。最後,會把貨幣逼向股市和房地產,造成這二者的泡沫化,對實質經濟是沒有幫助的。

當然,中國也可以用貶值貨幣來應對美國的關稅,可是,美國會說,你故意貶値貨幣就是操縱外匯,川普會因此把關稅再提高到45% ,這時,就不祗是貿易戰了,而是貨幣戰也開打了。因為全球GDP 是以美元計算,因此貨幣貶值也會造成中國GDP 下跌(俄羅斯就是一個很好的䅁例 , 克什米爾事件,美國對蘇聯實施制裁,盧布應聲貶值了一半,現在,GDP 等於一個廣東省),如果人民幣貶值一半,中國的GDP 就排在日本和德國之後,再也不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了,這種失面子的事,是中國共產黨無法接受的。

美國提增10% 關稅至今,中國對美貿易減少了14%,若關稅再增加到25% 時,必然影響更大。屆時,外面進來的錢(美元)少了,中國就會缺美元來買石油和糧食,(這是為什麼現在中國要加大戰備油和做糧食普查的原因),石油,糧食少了,物價就會上漲甚至失控,這是不利於中國社會安定的。所以,中國就會出售手中買來美國政府公債來籌美元,可是這樣也會造成中國的外匯存底少了,外匯存底少了,會更加速人民幣的貶值。目前,中國是澳洲最大的貿易夥伴,人民幋貶,澳幣也會跟着貶,(目前這種態勢已經慢慢出現了)澳幣再貶值,必然影響澳洲物價,屆時儲銀恐將升息而不是降息。所以大家應多多關注貿易戰未來的發展。

還有,貿易戰將會造成亞洲各國經濟版圖的轉變,越南,印尼,馬來西亞及印度將崛起,和中國爭奪世界製造業的大餅,這將使本區域經濟版塊“再平衡”,太平洋西岸將更不穏定。

其實,美國目前的目標已經很明顯,它要打擊中國製造業,逼製造業離開中國,日本,韓國已慢慢撤資,最慘的是台商,因為大陸出口40% 是靠台商和港商,大陸本身的私有企業佔40%,國企祗佔20%,因為國企到國外沒有競爭力,大部份靠內銷,因為內銷需要關係,打通關節,還有官官相護的壟斷生意。所以現在正在演出外商大撤退的戲碼,而且還不敢明目張胆的撤退,否則共干會來“關心”,今年至今,台灣已經有5000億台幣的台商資金返鄕投資,聴說東南亞,印度更多。台灣現在流行一句話叫“能逃就快逃,逃不掉的人就選總統(暗指郭台銘)”。東亞、東南亞、南亞各國貿易的此消彼長將促使澳洲出口的多元化,屆時來澳洲移民,炒房的恐怕會是印度人,越南人,而不是中國人,這恐怕才是澳洲可能將面對的改變,世界局勢在變,大環境在變,我們能不關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