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党政府连任后决定通过加强对留学生的英语要求来保护澳洲利润丰厚的高等教育部门的诚信,这一举动似乎是合理和谨慎的。同样地,对这些学生的心理健康提供保护和支持也是一样。

学术标准与高等教育的经济效益之间存在着至关重要的平衡,需要不断监测和偶尔的重新校准,首先是即时收入,其次是受过良好教育的熟练劳动力。而人们普遍担心,语言要求松懈表明吸引高收费外国学生的商业欲望膨胀,将从长远上破坏该部门。

澳洲的大学里有超过40万名留学生,其中三分之一以上是中国人,一年内增长近15%。入学人数增长迅速,去年创造了近350亿元,是继铁矿石和煤炭之后的第三大出口收入。

教育部长泰汉(Dan Tehan)已经指示他的部门制定提高语言测试的要求,符合3月份大学独立监管机构——高等教育质量和标准局的建议,该建议特别敦促为留学生上大学前修读的学术基础课程制定更严格的英语语言标准。

泰汉的指示也符合政府在前国会中的政策。2018年,它提高了对直接进入大学的强化英语课程的要求。质量和标准局建议对基础课程的标准进行类似的更改,并改进对大学合规性、问责制和透明度的监督。

朝野两党都很担心留学生被当成摇钱树——部分是为了补贴对高等教育机构的国际排名至关重要的高水平研究。

预先调整主要是一种预防措施。质量和标准局的首席执行官麦克拉兰(Anthony McClaran)赞成这些变化,但表示目前的规则大多是“适当的”。澳洲有六所大学在世界排名前100位,但近年来名词不断下滑,而中国的大学开始名列前茅。

在中国留学生刘志凯(音译,Zhikai Liu)自杀身亡后,留学生的幸福感受到关注。验尸报告中也建议有关部门更好地预防和治疗心理疾病。泰汉正在考虑全面实施这些建议。

来自外国大学的竞争越来越激烈,特别是中国高校,表明澳洲高等教育产业需要让生源多样化。

高等教育是经济和社会进步的基石。私营部门的参与和明智的定价可以发挥作用,但如果该部门只关注短期利润,无疑将损害国家利益。精心打磨的监管至关重要。大学确实应该出台适当的留学生入学标准,包括英语水平。

 

本文译自《时代报》社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