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业和增长,这是澳洲政府的口头禅。但是,就业增长在哪里,人口增长又在哪里,它们是否相对应呢?

澳广(ABC)对人口普查数据的分析发现,澳洲的一些地区正在吸纳新的就业机会和员工,但其他地区正在遭受就业增长不足的困扰,迫使许多新居民陷入通勤地狱。

Wyndham位于墨尔本西南方向,坐落于墨尔本和Geelong之间高速公路的西南部,是澳洲人口增长最快的地区之一,在短短五年内增加了6.5万人。

根据2011年的人口普查数据,有43,401人在该地区工作,分布在大多数行业中。但当地还有161,577人虽然住在这里,但却不在这里工作。

也就是说,2011年,Wyndham的居民人数与就业机会之间存在11.8万的差距,许多人被迫到其他地方上班和工作。

到2016年,情况更严重了。在当地工作的人数增加到61,909人,但当地人口却增加到217,118人,就业机会的缺口达到近15.5万。

类似的故事在澳洲各个州府城市上演。

塔州霍巴特CBD的就业增长很快,但人口增长则更加分散。西澳在珀斯CBD及周边地区也创造了极为强劲的就业机会,但大部分人口增长都发生在城市之外。

根据人口普查数据,有近100万澳人在悉尼和墨尔本的CBD工作。

就业荒漠与通勤地狱

郊区居民需要工作,这可能解释了高速公路上的漫长车龙以及每个工作日早晨郊区火车站的混乱。

Wyndham的早高峰开始得很早,车站停车场在早上7点半已经停满,许多人被迫把车停在马路对面和草坪旁。据悉,地方市府光是停车罚款就有100万元的收入。

一位当地居民告诉澳广,通勤对于那些有小孩和家庭的人来说是难以忍受的,以至于他和其他一些家庭正在讨论凑钱包一辆巴士,每10-15分钟一趟,送人们去火车站。当地的公车经常在火车开出之后才姗姗来迟。

“如果这里像CBD一样就好了,西边工作机会更多。”他说。

另一位当地居民表示,他每天都要经历90分钟60公里的通勤,因为“这边没有IT工作机会”。

人口普查数据显示,许多悉尼员工单程通勤80公里。

许多Wyndham居民上下班都需要搭乘45分钟甚至更久的火车。

澳洲郊区正在被掏空

战略规划小组负责人查尔克(David Chalke)说,这不是一个新文体,但工作者的居住地点离工作越来越远的情况正在加剧。

“除非政府采取行动,否则企业往往会待在靠近周边产业和类似企业的地方,也就是CBD。”

墨尔本大学城市地理学家肖(Kate Shaw)表示,目前就业岗位和居民区分离的模式对企业具有巨大的经济效益,但通勤者的成本很高,环境缺陷也很大。

肖博士说,各州和地方政府采取的态度鼓励了“洛杉矶式的开发”。“在澳洲,开发商和投资者可以在他们想要的任何地方建设他们想要的东西,而战略计划往往是滞后的。这导致市中心的工作和商业活动集中,对这类企业具有吸引力。”

「工作应该在城市边缘而非乡镇」

过去,许多工厂和企业都会在郊区设点,以靠近员工。例如,阿德莱德郊区的Elizabeth以及墨尔本Geelong的汽车工厂。

但查尔克表示,制造业死亡导致这类行业毁灭,现在政府的使命不应该是向乡镇或农村地区派遣工作,而是向郊区派遣工作。

“如果你把通勤到墨尔本的费用以及上下班的时间,每天两三个小时加起来,这是天文数字,”他说,“人们忽略了效率成本,效率的损失是对整个经济的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