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是滑着智能手机,伴着平板电脑蹒跚学步,并用各种应用程序和数码照片记录人生里程碑的一代。

第一代真正的数字原生代,被称为“屏幕儿童”,今年即将小学毕业,但专家表示,科技并不一定能让他们的生活变得更轻松。 

早期学习教育工作者和心理学家警告说,过多的屏幕时间会加剧睡眠问题,增加对家庭作业的干扰,并在澳洲造成前所未有的家庭纠纷。

虽然这项科技也可能是有益的——比如提供新的学习方法和增加获取信息的容易度——但专家表示,对这个科技精湛世代所面临的风险和他们的命运,还没有明确的研究。

社会研究人员麦克兰登(Mark McCrindle)出生于Z世代的尾端,他形容“屏幕儿童”是在一个“关注屏幕胜过面孔”的社会中成长的。

这个世代出生时正赶上苹果公司在澳洲发布iPhone,谷歌推出Android手机系统,以及当Spotify让音乐爱好者能够租用许多歌曲而不是购买少数歌曲的时候。

有史以来第一次,这些孩子上学时需要面对科技扮演重要角色的课程,而回家后则可以尽情使用新一代的游戏机、平板电脑和社交媒体。

儿童心理学家马歇尔(Brad Marshall)说,由于研究还没有赶上科技变革的步伐,所以额外屏幕时间的影响并不完全清楚。

“这是有史以来第一个整个童年都被科技影响的世代,”他说,“直到我们有整整一代人经历这种情况,我们才能知道它的全部影响。”

但是,在悉尼经营一家儿童诊所的马歇尔博士表示,其影响的早期迹象并非都是积极的,因为自2011年以来,他诊所的年轻患者数量稳步上升,许多人表现出严重的游戏和互联网成瘾问题。

他警告说,即使是没有上瘾问题的儿童也可能因设备使用频繁而遭受不利影响,因为电子屏幕发出的蓝光正在影响许多儿童的睡眠。

荷兰神经科学研究所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与每天看屏幕时间只有一小时的孩子相比,每天看屏幕超过四小时的青少年入睡和起床都要多花30分钟。

马歇尔博士警告说:“如果过多的屏幕时间对幼儿的睡眠产生影响,他们可能无法吸收在学校所需的信息。”

“科技在小学阶段对学习的影响可能不像青少年时期那么深刻,但这些风险将在他们的学业生涯的后期升高。”

神经科学传播者斯威特曼(Jill Sweatman)还指出了加拿大一项有2500名参与者的研究,结果显示,每天在屏幕前花费超过两小时的儿童,注意力不集中和学习困难的可能性是其他人的五倍。

她警告说,在建议年龄前让儿童接触高强度的视频游戏,也会对他们的多巴胺水平和认知功能产生不利影响。

斯威特曼表示,父母在防止这些问题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无论是制定屏幕使用的家庭规则,还是放下自己的设备,给孩子们全部的关注。

“我们有第一代睡眠不足的孩子。我们有第一代接触不足的孩子,”她说,“这是因为全家都沉迷于屏幕,包括妈妈、爸爸和祖父母。”

但西悉尼大学的科技和学习研究员奥兰多博士(Joanne Orlando)博士表示,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笔记本电脑和应用程序也为这一代新生儿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学习机会,家长们不应该恐慌地认为所有屏幕时间都是不利的。

“屏幕时间这个说法很有问题,”她说,“我们会在屏幕上做很多事,可以在数学课上进行团队合作解决不同问题……或者观看40分钟的YouTube。屏幕时间都一样,但活动大不相同。”

说到底,对第一代“屏幕儿童”的研究结果“好坏掺半且不确定”,奥兰多博士说,“我们肯定需要更多研究。”

如何养育负责任的「屏幕儿童」:

– 将数字屏幕放在卧室外,然后使用闹钟;

– 确保孩子睡眠充足。建议学龄儿童每晚休息9至11小时,14岁及以上的青少年则减少8至10小时;

– 遵循使用视频游戏和社交媒体的年龄指南,例如Fortnite:Battle Royale适合12岁以上儿童游玩,Facebook适合13岁以上儿童使用;

– 在家中建立无科技时间,可以设在问候时间、用餐时间和晚上;

– 在学习和家庭作业期间消除电视和智能手机等干扰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