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父母每年向公立学校捐助10亿元,因为公立学校的校长们越来越多地寻求家庭赞助。

这笔数十亿元的费用包括来自父母的现金捐款以及一些科目、短途旅行、教育产品订阅,甚至是卫生产品(如纸巾)的报销。 

许多学校都希望找外部机构来提供学校体育、音乐和戏剧节目,以便将一些公共教育费用转嫁给父母。

一些学校还经常向父母收取卫生用品费用,包括肥皂、纸巾和清洁费用。

悉尼母亲丽莎(Lisa Polsek)的两个女儿都曾在公立学校接受过教育,她说费用一直在上涨。

“在我看来,原则是,公立学校就应该是公立学校,所以为什么你们一边拿着政府和纳税人的钱,一边还需要父母继续给你们钱?”她说。

新州家长和公民联合会(Parents and Citizens Federation of New South Wales)表示,他们已经向新州教育厅投诉一些公立学校向父母收取了过高的费用,其中一个案例是每学期1500元。

新州此前出现过一桩丑闻,一所学校的校长向那些父母按时支付费用的学生提供免费爆米花,而那些父母没有按时支付费用的学生则没有这个福利。

新州家长和公民联合会服装虚席斯宾塞(Tim Spencer)表示:“我们的观点是,公共教育不应该收取任何费用。教育法案中写得非常清楚,政府应该为公立学校提供免费教育。”

新州名列榜首,向父母收费3.71亿元

根据澳大利亚课程与评估局公布的最新数据,2016年全澳各地共收费10.3亿元。

新州的公立学校从父母那里获得的收入最多——2016年为3.71亿元。

昆州学校从父母那里收了近2.16亿元,维州学校收了2.07亿元,其次是南澳1.04亿元,西澳9800万元。

ACT,塔州和北领地分别从父母那里收取了2100万元,1900万元,500万元。

在新南威尔士州,根据教育部门政策,学校要求家长提供的所有捐款都应该是自愿的。

但是,父母们表示,学校显然并不认为这些费用是自愿缴纳的,它们期待家长报销学校的开支,有时甚至会积极追讨未付金额。

悉尼母亲丽莎说,随着时间推移,她被迫支付给公立学校的费用越来越高,而且要付款的项目越来越多。

“我认为父母可能会以为,送孩子去公立学校就不必面对这些费用,但他们还是会收钱,而且他们不会说这是‘收费’,可实际上就是。”

所有州的必修课程都不得向家长收费,但在新州,教育部门允许公立学校将一些科目外包给校外机构,以便“加强教学和学习”。

在悉尼的一些学校,体育课现在都外包了,父母每年平均花费200元。

学校还会把表演艺术类的科目也外包出去,让父母出钱。

而体育是必修课程的一部分。

斯宾塞说:“学校通过第三方提供商外包课程某些部分的教学,我们认为这完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