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澳洲,大家想到的标签是什么?

首先出现的,大概一定是“环境优美”,或者“适宜居住”,毕竟澳洲一直引以为傲的自然条件,让不少游客和移民心生向往。

可是,最近一条消息恐怕要让大家失望了——全球应对污染能力排名新鲜出炉,其中澳洲排名倒数第四!

这到底是怎样回事?澳洲的环境现状如何?在澳洲,污染来源有哪些?目前澳洲处理污染的能力如何?未来澳洲污染处理的技术发展有哪些,其中又暗含了哪些商机呢?

中国应对污染能力排名高于澳大利亚

全球气候变化绩效指数(The Climate Change Performance Index)近日对全球60个国家进行了排名,而让人大跌眼镜的是,澳大利亚仅仅排名57位,甚至长期受雾霾问题困扰的中国排名也高于澳大利亚!

该指数针对温室气体排放、能源效率、清洁能源和气候政策这四个项目进行排名。纵观全球,只有伊朗,韩国和沙特阿拉伯的排名低于澳大利亚。

相比之下,瑞典是应对环境污染表现最好的国家,其次是立陶宛,摩洛哥和挪威。

澳洲竟然也有污染?

如果分析得更加具体一些,澳大利亚在以下气候变化表现指数的三项重要分类指标中,得分级别为“非常低”。这三项指标为:减少排放的努力、提高能源利用率以及制定良好的气候政策。

在清洁能源使用情况指标方面,澳大利亚得分稍高一点,级别为“较低”。然而,也只是“五十步和百步”的区别…

大家也许不清楚,早在今年年初时,联邦政府就曾发布过一份关于澳洲污染现象的报告,名为《全国污染物清单》(National Pollutant Inventory)。

报告显示,随着燃煤火力发电和煤矿开采等行业的废物排放大幅上升,各州政府和首都领地因此被批在治理空气污染上彻底失败。

澳洲有害物质的排放主要来源于煤炭行业的矿场、电力站及出口油库。

 

澳洲有哪些严重污染是你不知道的?

面对澳大利亚的这一排名,澳大利亚环境保护基金会表示,这是一种“十分尴尬的结果”。

ACF首席执行官凯利·奥沙纳西(Kelly O’Shanassy)表示,通过这次评估,他们发现澳大利亚的人均气候污染程度最高。

“澳洲有着丰富的太阳能和风力资源,本可以借机大力发展清洁能源,着实令人感到无奈。”

此前《全国污染物清单》公布了关于空气污染的一系列数字后,澳洲环境法院(Environmental Justice Australia)对联邦监管者作出了上述严厉批评。

环境法院研究员惠兰(James Whelan)指出,空气污染对澳洲居民的健康造成的损害,成本每年达到110亿到243亿元之间。

该报告还指出,燃煤火电站的发电是致命性微颗粒污染的最大贡献者。环境法院表示,微颗粒污染每年造成的过早死亡超过3000例!

微颗粒污染的第三大来源则是煤矿。惠兰说,“煤矿的颗粒污染在过去十年翻了三倍,州政府的污染管理措施形同虚设。”

在微颗粒污染之外,煤矿还是第二大粗颗粒污染来源,其排放高达3.93亿千克,在澳洲全国占比超出40%。

维州污染形势十分严峻

维多利亚州地下存在着大量的被污染地点,但多数不为人知!

一边,政府正在为市区的重建设法腾出原工业地区,而另一边,向远郊扩张的新住宅区,可能会建在有风险的地区,如原垃圾场和工厂区之上。

更麻烦的是,在已建好的市区和郊区,都有公众不知道的污染地点,例如大量的历史垃圾填埋场、加油站、干洗店和工厂。

让人不安的是,费尔法克斯媒体(Fairfax Media)在墨尔本已经发现了11个前石棉加工厂的生产地点,而维州政府竟然没有这样的列表。

有关人士呼吁政府建立全州范围的污染地点资料库。

 

中澳合作 可再生能源未来需求巨大

在近几年澳洲生态环境不断遭受挑战的情况下,预计未来可再生能源将会有一个跳跃式的发展。

在澳大利亚,可再生能源发电主要包括水电、生物质发电、风电和太阳能发电。其中,水电与生物质发电发展较早,水电占可再生能源发电的比例长期保持在90%以上,光伏与风电的发展则分别起步于1992和1994年。

近年来,澳大利亚已经开始大力发展生物质、光伏和风电等可再生能源。

尽管目前可再生能源在全国一次能源生产中的比例仅占2%,但在南澳大利亚州等地区风电已经供应了近40%的电力。

澳大利亚驻华使馆商务参赞 Matthew Brent表示,澳洲拥有着优渥的投资环境,中国企业如果能够看准时机,投资澳洲可再生能源产业,则能抓住无限的商机。

Matthew Brent指出,早在2015年,中澳贸易额已经达到了1554亿澳币,其中可再生能源投资占比高达20%。并且,澳大利亚外资审查宽松,中国民营企业对澳非敏感行业投资额达10.94亿澳元以上才需要FIRB审批。

澳洲政府对可再生能源类的投资也十分青睐。就澳洲可再生能源发展目标而言,澳洲计划在2020年前,让可再生能源发电量达到32.5TWh,以实现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占总发电量的23.5%。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澳大利亚政府设立了绿能银行、清洁能源创新基金、减排基金鼓励以鼓励可再生能源技术的开发和利用。在诸多政策的激励下,近年来,澳大利亚太阳能光伏的单位发电成本(LCOE) 显著下降。

因此,Matthew Brent表示,澳大利亚政府将大力推动中国企业与澳洲顶尖研发机构进行合作,通过进一步的商业合作和交流,让更多的中国企业参与大型太阳能发电项目建设、提供商业建筑中太阳能科技的应用解决方案,以及设计适合偏远地区的太阳能与柴油发电系统等。

总结

虽然澳大利亚是世界上最早出台环境保护法律的国家之一,并且已经建立起了十分完善的环境保护法律法规体系,但是澳洲的污染处理能力仍然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我们相信澳洲有能力处理好现阶段面临的环境问题,而在未来提升污染处理能力的过程中,澳洲的环保和新能源行业有望得到进一步发展,尤其是中澳在可再生能源方面的合作大有可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