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年头老师也是高风险职业,一不留神就被学生一顿胖揍!

最近,黄金海岸Griffith大学的一名学生,因考试成绩不好连挂4次,

跑去跟老师求情,但被老师无情回绝,

绝望之下竟把老师暴揍一顿!!

据报道,黄金海岸Griffith大学一名工程系学生Ali Mohammad在三月初的一次考试又没及格,

而这已经是他第四次挂了这门课了,

绝望的Mohammad同学跑去找这门课的老师Jeung-Hwan Doh求情,

希望Doh老师能给他加几分让他及格,

但Doh老师拒绝了他的请求,

这位同学就认定一定是这个亚裔老师歧视他,针对他!

愤怒的Mohammad咆哮着冲向Doh老师,

先是用手狠狠地扇了Doh老师一巴掌,

接着,他用考试卷纸打导师的头。

当学校安保人员赶到后,Mohammad却已逃离校园。

周二(4月16号),在Southport地方法院,Mohammad承认殴打了导师Jeung-Hwan Doh,

并表示,自己是因为4次考试没有通过,而Jeung-Hwan Doh拒绝给他的考试成绩加分,

在绝望之下,他才做出如此冲动之举。

经过审讯,Mohammad对袭击罪的指控认罪,被判处40小时的社区服务。

他在法庭上承认自己的举动是错误的,他说:

“一开始,我认为他是有意针对我,

现在我知道错了,他其实是在教导我!”

虽然我们有时候会开玩笑说学校挂科率高是为了创收,

不过挂科率高的学校也往往都是学术严谨的名校,

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教学质量好,老师认真负责呀!

最近有新闻报道,澳洲大学老师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压力,

虽然大部分老师没有像这位Jeung-Hwan Doh遭到暴力袭击,

但越来越多的澳洲的大学老师遭受的来自学生的网络暴力却与日俱增。

其中一个来源便是学校的教学评估体系。

教学评估体系的初衷,本是为了通过学生对教师教学活动的反馈,来评价该教师的教学能力,

既可以帮助教师认识到教学工作中的问题,改善教学内容,提高教学方法,激励教师认真工作,

也是老师与学生之间沟通的桥梁。

现在有很多学校也会把学生的评价结果与该教师的考核挂钩,甚至能决定学校是否会继续录用这个教师。

因此教师们会十分看重自己的评价结果如何。

近期,在南澳大学的调研中发现,

该校超过70%的受访教师,曾遭到过包括种族歧视、侮辱等在内的差评,或曾受到过来自学生的带有冒犯和辱骂性内容的评论!

有超过一半的受到辱骂的老师感到沮丧、心烦意乱;

三分之一感到压力非常大、郁闷,

这些老师中的大多数人希望可以删除这些评论,毕竟他们的直属上级都可能会去看这些评论。

甚至有一名女性教师,在提到这些堪称网络暴力的差评时无法控制的哭了出来。

昆士兰大学也做了同样的调查,结果和南澳大学的结果非常相似的!

有些学生甚至会用给差评来威胁老师,教评体系已经丧失了原本的意义,甚至开始本末倒置了!

于是,全国高等教育联盟NTEU(National Tertiary Education Union)决定就此问题,展开了一个全国性的调研。

联盟要求UniSA升级这个有缺陷而且也没多大实际用途的评教反馈系统。

联盟认为,在评价之前,应该警告学生:

评价不应该包含“个人,种族,性或侮辱性质的言论,如果一旦涉及到以上那些内容,其提交内容就会被删除。”

还有人建议,学生点评教室应该实名制,点评这个教师的学生至少应该要上过这门课!或者可以选择学生代表来提交评价。

还有观点认为,学生评教系统就像是美食点评网站,点评者并不一定具有足够的代表性。

试想一下,如果你在一家餐厅吃完饭,没有很满意,也没有不满意,通常你是不是就不会主动去评价它?

往往人们只有在非常不满意的时候,才会想要去找个能点评的地方发泄自己的怒火。

那么如何来解决这个问题,让学生和老师都满意,让教评系统起作用呢?

专家称,这可能需要引入一个自动化的软件系统来屏蔽这些明显具有偏见和辱骂性的评论。

其实,99%的学生反馈是很有建设性的,教学评价也是确实是教学改善与提高的重要参考工具,而这个体系也只是各大学评估教学质量的众多方式之一。

教评体系并不能作为评判一个老师教学能力好坏的唯一标准,现有的打评分系统带来的结果其实是带有负面情绪的,只能作为一个参考。

作为学生,不管对老师有多大怨言,首先打人或者恶意差评人身攻击都是不对的。

如果你总挂科,是不是该先想想自己是不是真的都学会了?

如果真的不是你没学好,真的有老师针对你,应该立刻向学校相关部门投诉。

在大部分情况下,学生与老师之间,诚恳的提出建议,积极进行沟通,绝对比攻击老师更有效果。

日子眨眼就过去了,过不了多久就又要到期末了,希望各位同学们好好学习,都能顺利Pass!

  

更多  悉尼一天三起严重事故,男子头部被卷当场惨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