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我们生活在澳洲,那就避不开一个长期的话题——移民。

现在澳洲的情况是来自中国和印度的移民大量增长,但无可忽视的是,穆斯林也是正在迅速增长的移民群体。

有数据显示,澳洲三分之一的穆斯林人口是过去10年内到达澳洲的,从2006年到2016年,约20.5万穆斯林移民到澳洲。到2005年为止的20年间,到达澳洲的穆斯林移民只有不到12万。

总之,澳洲现在大概已经有超过60万的伊斯兰信徒,而他们也正在成为一个辩论的焦点。

本周,就有参议员称,因为受到恐怖主义的威胁,而且穆斯林移民没能融入澳洲社会,所以他呼吁澳洲禁止接收穆斯林移民。

“如果你知道三颗糖豆里有一颗是有毒的,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三颗都不要吃。”

别以为他这种说法是偏激的、个人的。

其实现在很多人都非常认同他的观点。毕竟这样最安全,不是吗?

发生于上个月的袭击事件就很能说明问题,现在的人开始变得“勇敢”,他们不再是任恐怖分子宰割的小百姓了,他们“勇于”去攻击那些他们眼中的“恐怖分子”。

一座位于布里斯班的清真寺遭到袭击,清真寺中包括一名十几岁的男孩在内的穆斯林们都遭受了言语虐待和辱骂。

“你们是邪教的追随者、是一群恋童癖、不属于这个国家!”

很多人一方面谴责他们的粗暴行为,但一方面心里却偷偷觉得:对啊几乎所有恐怖分子,都是穆斯林!

所以KFC开设的清真餐厅遭到了抵制,顾客高呼“这里是澳大利亚,我们要吃培根”!

穆斯林聚集地被称作“让人感到不适的地方”,因为这里太多人带着头巾。

如果有商家对自己的产品进行清真认证,那么它会被怀疑是不是在用认证资金资助恐怖分子。

这种潮流实在是与澳洲本来的平等、多元、包容的文化相违背。

所以有人认为这是一种歧视,这种风气是需要制止的。但反对者却认为:

完全有种宁杀错不放过的架势在里面。全然没想到华人也是外来人口,而反华浪潮在澳洲也同样存在。

讲到这里,小编就想像大家介绍一个人。他叫Alpha Cheng,是一名教师,他的父亲2015年被穆斯林恐怖分子枪杀。

如果说有谁应该憎恨穆斯林,那他应该是一个。如果再说谁应该投票支持驱逐穆斯林,那他应该是双手赞成。

然而当他站出来的时候,却和大家想的完全不一样……

在他看来,的确是一个穆斯林杀了他的父亲,而凶手的父母都是穆斯林,他被其他穆斯林操纵,他们与穆斯林有关系,他们可能来自一个穆斯林国家。

但这又如何呢?那些企图分裂人民团结的人所期盼的,不就是这种思路吗?

所以Alpha认为,比起盲目地排斥穆斯林,我们应该做的支持法律和秩序,然后从中寻求到好的一面。就像澳洲人一直以来追求的那样。

包容、接纳和尊重是我们要展示的最重要的价值观,这样才能创造出一个我们都能在其中茁壮成长的社会。武断地削减移民做不到这一点。

虽然很多恐怖分子来源于穆斯林群体,但我们得反复告诉自己,千万不要把个人行为归咎于整体。毕竟恐怖主义是一种犯罪和政治现象,而不是宗教现象。

小编知道他站出来说这些话需要多大的勇气和包容,因为“一竿子”打死一个群体永远是最容易的做法。

有时候我们就是需要一个目标去攻击、去谴责——这样会让我们得到一种心理上的安全感。

就像去谴责那些穿短裙、然后被强奸了的女性衣着暴露。其实是出于一种自我保护的心理:只要我不穿着暴露,那我就不会成为强奸犯的目标。

同理:只要把穆斯林都驱逐出去,那么我就安全了,不会有人来伤害我。

全然没想过,那么被一竿子打死的那些人里面,有没有无辜者呢?

这绝对不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换位思考一下,当反华浪潮汹涌的时候,我们内心是怎样的想法?

那些来自国内的奸商、那些制造骗局的高手、那些低素质的游客……当他们被冠以“国人”之名被谴责的时候,我们何尝不希望他人能看到仍然有那么多优秀的华人,在为澳洲、为世界作出卓越贡献。

毕竟这里是澳洲,澳洲之所以屹立不倒,其中一点就是它的包容、它的多文化融合、它的同理心。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都能在这里找到归属感,呼吸自由平等地空气。

所以我们反对恐怖份子,但千万别因此走向种族歧视的极端。或许有人会觉得这是圣母心,但其实这只是“勇敢”

因为我们不会因为自己内心的怯懦,就无视无辜的人,去把整个群体一并排斥。否则未来谁能保证,口号不会变成“让华人滚出澳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