抨击联邦限制移民新政 详细解读房产负扣税改革

本周三,1688新闻传媒集团旗下《墨尔本日报》在墨尔本独家专访了反对党党魁肖顿,针对目前最受关注的新州大选,移民政策,房产和对华关系等话题对话肖顿。


《墨尔本日报》社长黄旭(Cecil Huang)与肖顿探讨移民问题

 


《墨尔本日报》社长黄旭与肖顿亲切握手

 

《墨尔本日报》: 如果工党在即将举行的联邦选举中获胜我们会看到哪些政策发生变化

肖顿(Bill Shorten): 我们希望确保为中小学、大学、幼托服务和TAFE提供足够的资金支持。我们希望确保恢复对Medicare的拨款,降低患者去看医生或专科医生的费用。我们还将积极应对气候变化问题,开始制定政策,开始采取行动,帮助家庭和企业节省能源成本。我们的重点是生活成本——确保每一个人都能获得公平的待遇。与此同时,我们还希望能为数百万工薪阶层提供更全面、更公平的减税政策。

 

 《墨尔本日报》:工党最受争议的主要政策之一是改变房产负扣税政策。 您觉得这项政策对澳大利亚经济和住房市场,可能带来哪些影响?

肖顿(Bill Shorten):这项政策将给经济带来积极影响,而不会对房地产市场产生任何明显影响。从财政部到房地产行业的专家都表示,将来取消帮助投资者买房的税收补贴之后,能够为首置业者提供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 我们还说过,住房税收政策的变化不是追溯性的——换句话说,任何已经购买了投资房产并且享受负扣税的投资者都不会面临改变,也就是说,我们的变化是从将来的某一天之后才会开始。届时,如果您购买现房,将无法获得政府的补贴。但如果您购买的是新公寓楼花,或者买下一栋房子并在12个月后大规模重建,您依然可以获得税收补贴。对我们而言,重点是要公平。我们将继续帮助您实现拥有属于自己的家园的梦想。

 

 《墨尔本日报》:您对联盟党政府最近提出的将年度移民配额削减到16万上限的政策有何看法?您是否支持这么做?如果您上台,会延续这项政策吗?

肖顿(Bill Shorten):我认为目前的联邦政府把移民问题当成了一颗政治足球。他们试图让一部分社区民众和另一部分社区民众相互对抗。移民水平不能超过基础设施的水平始终是一个重要的原则,但现任政府根本没有真正改变任何事情。去年有16.2万移民成为澳大利亚公民,而政府为明年设定的移民上限是16万,这当中只有1%的差距。现任政府只是假装自己在做事,其实它根本没有在做任何实事。如果我们想真正解决城市的拥堵问题,真正要做的是为我们的公路、铁路服务提供适当的资金。我们要做的是确保我们的学校和医院能够跟上人口增长。而现任政府却削减了所有这些领域的资金投入,却把这些问题归咎于移民。

 

《墨尔本日报》:上周工党在新南威尔士州选举惨败,您认为这对工党和即将到来的选举意味着什么?

肖顿(Bill Shorten):前新州工党领导人戴利在上周失言了。他说住房承受力问题是某个人口群体造成的。他的说法是错的,他的想法也是错的。现在戴利做了一件正确的事,那就是经过审思,决定辞去新州工党党魁之职。工党希望向澳大利亚的所有族群发出一个非常明确的信息:我们支持移民,当然了,我们需要设定恰当的移民水平,也必须确保新移民能够遵守我们的法律。我们希望确保家庭团聚移民和技术移民优先,同时也接纳少数或部分难民。某些媒体有时候会宣称,就因为工党支持向瑙鲁岛上的生病难民提供适当的医疗援助,就意味着家庭团聚移民和技术移民会受到影响,这种说法是错误的。我向大家保证,我们致力于提供这样一个平台,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无论是家庭团聚移民还是技术移民,都能够参与其中。至于戴利的失言,我想这主要还是一件新州层面的事情,但我想再次澄清,任何针对特定人口群体的评论,包括对华人以及对其他族裔,都是错误的。我是联邦工党的党魁,而戴利也已经辞职。

 

《墨尔本日报》:如果工党当选,会对中国方面提出新政策吗? 您对联盟黨中国政策的评价是什么?

肖顿(Bill Shorten):我认为现任政府在对华政策上一直自相矛盾;它一方面希望讨好美国,想对中国采取强硬的态度,但同时又想从对华贸易中获利。我会做的是维持与美国的安全关系,但对于中国的崛起,我不会去设想最糟糕的情况,也不会把这当成世界末日。我们应该欢迎中国的崛起,因为无论如何这都是不可避免的,我们需要做的是了解如何与中国建立更好的合作关系,所以我认为,我们应该以澳大利亚的声音——而不是任何其他国家的声音——来阐述澳大利亚的外交政策,我们应该对中国采取积极主动的态度。

 

《墨尔本日报》:工党政府有何降低国债水平的计划?

肖顿(Bill Shorten):澳洲民众可能会惊讶地发现,在现任政府的领导下,国家的负债增加了一倍。现任政府喜欢自诩为商人,擅长管钱。显然,他们确实很擅长让债台高筑。你们知道吗,2013年艾伯特当选为自由党三位总理中的第一位时,当时每个男人、女人和孩子人均要承担约9千元的国债,而现在是2.1万元。这个政府在6年内将债务翻了一番。因此,我们要做的是进行经济改革,取消不可持续的税收补贴,停止向大公司提供免税假期。与现任政府不同,我永远不会对市值170亿元的大银行削减公司税。因此,我们将会采取合理的经济措施来减轻负债。我们还可以收回不可持续的税收优惠,例如负扣税。这给我们留下了减少债务,资助学校和医院,以及为数百万澳大利亚工薪族提供更大、更公平的减税政策的空间。

 

《墨尔本日报》:您对「一族党」有什么看法?

肖顿(Bill Shorten):这是一个极端主义政党。他们的一些人和他们的观点是出于种族主义的动机,而我们要做的就是把它放在我们的“如何投票”说明牌的最后一位。澳大利亚不像中国那样人多力量大,我们需要彼此合作才能把事情做好。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我们不该针对移民。我确实认为我们应该关注乡镇地区的需求,需要确保所有工作者都获得适当的工资和薪水,确保小企业不会淹没在官僚程序中,确保我们在城市建设了很好的火车线路和良好的道路,并鼓励人们移居乡镇地区。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对气候变化采取实际行动,因为可再生能源意味着我们可以在将来降低能源费用。而一族党是非常极端的,就在本周,他们才刚刚被抓到为钱出卖了澳大利亚,他们收了美国枪支协会一两千万元的政治献金,承诺放宽我国的枪支法。我们绝对不会希望这种人当选国会议员。

 

《墨尔本日报》:您最近在华人社区非常活跃,会通过您的微信账号与华人网友互动。您对这项体验感觉如何?

肖顿(Bill Shorten):其实我早就该这么做了。我一直活跃在澳大利亚的各个社区。当我是工会代表时,我曾与来自不同背景和国籍的人一起工作,帮助他们争取加薪,争取更好的工作待遇。对于澳大利亚华人,我的理念非常简单:无论他们来自中国、香港还是亚洲其他地区,他们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好几代。如果谁家隔壁搬来一户澳大利亚华人,你永远不会听到任何抱怨,因为他们热爱家庭,他们崇尚辛勤工作,他们重视教育。如果某家华人企业入驻郊区购物中心或者某个小镇,没有人会不开心,因为你知道他们会营业到很晚,会规规矩矩纳税,会老老实实遵守法律,因为他们只想为家人、为这个国家而努力奋斗。所以我十分期待能够进一步与华人网友们互动。我们工党有许多出色的华人候选人正在角逐国会议员,如果他们中的一些人能够当选,我将会非常激动,因为这样一来,工党就会能够像澳大利亚人口一样多元化了。

 

 

工党党魁肖顿专访全视频 (FULL 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