抨擊聯邦限制移民新政 詳細解讀房產負扣稅改革

本周三,1688新聞傳媒集團旗下《墨爾本日報》在墨爾本獨家專訪了反對黨黨魁肖頓,針對目前最受關注的新州大選,移民政策,房產和對華關係等話題對話肖頓。


《墨爾本日報》社長黃旭(Cecil Huang)與肖頓探討移民問題

 


《墨爾本日報》社長黃旭與肖頓親切握手

 

《墨爾本日報》: 如果工黨在即將舉行的聯邦選舉中獲勝我們會看到哪些政策發生變化

肖頓(Bill Shorten): 我們希望確保為中小學、大學、幼托服務和TAFE提供足夠的資金支持。我們希望確保恢復對Medicare的撥款,降低患者去看醫生或專科醫生的費用。我們還將積極應對氣候變化問題,開始制定政策,開始採取行動,幫助家庭和企業節省能源成本。我們的重點是生活成本——確保每一個人都能獲得公平的待遇。與此同時,我們還希望能為數百萬工薪階層提供更全面、更公平的減稅政策。

 

 《墨爾本日報》:工黨最受爭議的主要政策之一是改變房產負扣稅政策。 您覺得這項政策對澳大利亞經濟和住房市場,可能帶來哪些影響?

肖頓(Bill Shorten):這項政策將給經濟帶來積極影響,而不會對房地產市場產生任何明顯影響。從財政部到房地產行業的專家都表示,將來取消幫助投資者買房的稅收補貼之後,能夠為首置業者提供一個公平的競爭環境。 我們還說過,住房稅收政策的變化不是追溯性的——換句話說,任何已經購買了投資房產並且享受負扣稅的投資者都不會面臨改變,也就是說,我們的變化是從將來的某一天之後才會開始。屆時,如果您購買現房,將無法獲得政府的補貼。但如果您購買的是新公寓樓花,或者買下一棟房子並在12個月後大規模重建,您依然可以獲得稅收補貼。對我們而言,重點是要公平。我們將繼續幫助您實現擁有屬於自己的家園的夢想。

 

 《墨爾本日報》:您對聯盟黨政府最近提出的將年度移民配額削減到16萬上限的政策有何看法?您是否支持這麼做?如果您上台,會延續這項政策嗎?

肖頓(Bill Shorten):我認為目前的聯邦政府把移民問題當成了一顆政治足球。他們試圖讓一部分社區民眾和另一部分社區民眾相互對抗。移民水平不能超過基礎設施的水平始終是一個重要的原則,但現任政府根本沒有真正改變任何事情。去年有16.2萬移民成為澳大利亞公民,而政府為明年設定的移民上限是16萬,這當中只有1%的差距。現任政府只是假裝自己在做事,其實它根本沒有在做任何實事。如果我們想真正解決城市的擁堵問題,真正要做的是為我們的公路、鐵路服務提供適當的資金。我們要做的是確保我們的學校和醫院能夠跟上人口增長。而現任政府卻削減了所有這些領域的資金投入,卻把這些問題歸咎於移民。

 

《墨爾本日報》:上周工黨在新南威爾士州選舉慘敗,您認為這對工黨和即將到來的選舉意味着什麼?

肖頓(Bill Shorten):前新州工黨領導人戴利在上周失言了。他說住房承受力問題是某個人口群體造成的。他的說法是錯的,他的想法也是錯的。現在戴利做了一件正確的事,那就是經過審思,決定辭去新州工黨黨魁之職。工黨希望向澳大利亞的所有族群發出一個非常明確的信息:我們支持移民,當然了,我們需要設定恰當的移民水平,也必須確保新移民能夠遵守我們的法律。我們希望確保家庭團聚移民和技術移民優先,同時也接納少數或部分難民。某些媒體有時候會宣稱,就因為工黨支持向瑙魯島上的生病難民提供適當的醫療援助,就意味着家庭團聚移民和技術移民會受到影響,這種說法是錯誤的。我向大家保證,我們致力於提供這樣一個平台,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們,無論是家庭團聚移民還是技術移民,都能夠參與其中。至於戴利的失言,我想這主要還是一件新州層面的事情,但我想再次澄清,任何針對特定人口群體的評論,包括對華人以及對其他族裔,都是錯誤的。我是聯邦工黨的黨魁,而戴利也已經辭職。

 

《墨爾本日報》:如果工黨當選,會對中國方面提出新政策嗎? 您對聯盟黨中國政策的評價是什麼?

肖頓(Bill Shorten):我認為現任政府在對華政策上一直自相矛盾;它一方面希望討好美國,想對中國採取強硬的態度,但同時又想從對華貿易中獲利。我會做的是維持與美國的安全關係,但對於中國的崛起,我不會去設想最糟糕的情況,也不會把這當成世界末日。我們應該歡迎中國的崛起,因為無論如何這都是不可避免的,我們需要做的是了解如何與中國建立更好的合作關係,所以我認為,我們應該以澳大利亞的聲音——而不是任何其他國家的聲音——來闡述澳大利亞的外交政策,我們應該對中國採取積極主動的態度。

 

《墨爾本日報》:工黨政府有何降低國債水平的計劃?

肖頓(Bill Shorten):澳洲民眾可能會驚訝地發現,在現任政府的領導下,國家的負債增加了一倍。現任政府喜歡自詡為商人,擅長管錢。顯然,他們確實很擅長讓債台高築。你們知道嗎,2013年艾伯特當選為自由黨三位總理中的第一位時,當時每個男人、女人和孩子人均要承擔約9千元的國債,而現在是2.1萬元。這個政府在6年內將債務翻了一番。因此,我們要做的是進行經濟改革,取消不可持續的稅收補貼,停止向大公司提供免稅假期。與現任政府不同,我永遠不會對市值170億元的大銀行削減公司稅。因此,我們將會採取合理的經濟措施來減輕負債。我們還可以收回不可持續的稅收優惠,例如負扣稅。這給我們留下了減少債務,資助學校和醫院,以及為數百萬澳大利亞工薪族提供更大、更公平的減稅政策的空間。

 

《墨爾本日報》:您對「一族黨」有什麼看法?

肖頓(Bill Shorten):這是一個極端主義政黨。他們的一些人和他們的觀點是出於種族主義的動機,而我們要做的就是把它放在我們的“如何投票”說明牌的最後一位。澳大利亞不像中國那樣人多力量大,我們需要彼此合作才能把事情做好。這就是為什麼我認為我們不該針對移民。我確實認為我們應該關注鄉鎮地區的需求,需要確保所有工作者都獲得適當的工資和薪水,確保小企業不會淹沒在官僚程序中,確保我們在城市建設了很好的火車線路和良好的道路,並鼓勵人們移居鄉鎮地區。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需要對氣候變化採取實際行動,因為可再生能源意味着我們可以在將來降低能源費用。而一族黨是非常極端的,就在本周,他們才剛剛被抓到為錢出賣了澳大利亞,他們收了美國槍支協會一兩千萬元的政治獻金,承諾放寬我國的槍支法。我們絕對不會希望這種人當選國會議員。

 

《墨爾本日報》:您最近在華人社區非常活躍,會通過您的微信賬號與華人網友互動。您對這項體驗感覺如何?

肖頓(Bill Shorten):其實我早就該這麼做了。我一直活躍在澳大利亞的各個社區。當我是工會代表時,我曾與來自不同背景和國籍的人一起工作,幫助他們爭取加薪,爭取更好的工作待遇。對於澳大利亞華人,我的理念非常簡單:無論他們來自中國、香港還是亞洲其他地區,他們已經在這裡生活了好幾代。如果誰家隔壁搬來一戶澳大利亞華人,你永遠不會聽到任何抱怨,因為他們熱愛家庭,他們崇尚辛勤工作,他們重視教育。如果某家華人企業入駐郊區購物中心或者某個小鎮,沒有人會不開心,因為你知道他們會營業到很晚,會規規矩矩納稅,會老老實實遵守法律,因為他們只想為家人、為這個國家而努力奮鬥。所以我十分期待能夠進一步與華人網友們互動。我們工黨有許多出色的華人候選人正在角逐國會議員,如果他們中的一些人能夠當選,我將會非常激動,因為這樣一來,工黨就會能夠像澳大利亞人口一樣多元化了。

 

 

工黨黨魁肖頓專訪全視頻 (FULL 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