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您是现有享受负扣税的房产投资者,您的现有优惠将不会受到改革的影响。
  • 新政实施后,如果新购的房产是新建房屋(即:非二手物业),投资者仍可享受负扣税优惠。

我從小在里德(Reid)選區長大,直至成家立室仍在該區生活,我過去30多年見證區內變遷,故我非常明瞭區內居民需要。里德與其他地區一樣,同樣面對房價高企不下問題,我自從宣佈出選里德後,經常走訪寶活(Burwood)、羅茲(Rhodes)、Wentworth Point和奧林匹克公園(Sydney Olympic Park)等地聆聽各區居民需要,結果他們不約而同跟我分享,他們受區內樓市熾熱和房屋過度開發等問題困擾,「安居樂業」這句話似乎對中低收入青年人而言,只能仰天長嘆。

澳洲研究所(The Australia Institute)早於2015年發表報告,指出負扣稅 (negative gearing)及資本利得稅(capital gains tax)的稅務優惠政策,扭曲了目前的房地產市場,不但鼓勵投資者投機行為,還被高收入家庭主要用來避稅之用,結果樓價因而被推高,大大減少可置業人士數目。該研究所去年發表題為《誰真正受益於負扣稅?》(Who really benefits from negative gearing,暫譯)的報告,更明言只有高收入家庭,以及大多自由黨選民聚區地方是最大得益者,相反年輕人就是負扣稅政策的輸家。

澳洲擁有全球最慷慨的物業稅,當中負扣稅最為人熟識,這政策允許房產投資者在購房成本高於其租金收入的情況下,申報虧損而獲得減稅;資本利得稅則指,倘若賣出的資產利潤(如投資房或股票)較買入價高時,將被政府徵收個人所得稅,可是澳洲自1999年以來,對持有有關資產12個月以上的個人或信託機構提供50%折扣優惠,這變相只有一半投資房的資產利潤須要納稅,大幅削減政府的庫房收入。

聯邦工黨影子財長鮑文(Chris Bowen)早前撰文表示,現屆聯邦政府用於幼兒護理方面的資助為80億元,但對負扣稅及資本利得稅的稅務優惠卻高達117億元。然而,受惠於這些政策的人只是社會中佔少數的高收入人士,有關政策恐怕有向「富人傾斜」之嫌,故工黨早於2016年已提出改革現行的負扣稅及資本利得稅制度建議,此政綱更是今屆聯邦大選的重中之中。

據議會預算辦公室(Parliamentary Budget Office)估計,工黨的稅制改革方案將能於四年內節省29億元,而十年內更能節省351億元,讓政府能撥出更多資源用於改善教育、醫療和基建等方面,其中工黨希望十年內能於鄰近公交和較多工作機會的理想地區,興建25萬間可負擔任房和更多廉租房,以改善大眾生活,同樣為本地建造業工人帶來更多就業機會。

對於坊間流傳倘若工黨上台,東岸城市房價恐怕會暴跌,但其實工黨並非取消負扣稅和資本利得稅優惠,只是修改現時政策。再者,每項政策出台甚至市場出現各種情況時都經歷「陣痛期」,如澳聯儲改變利率、銀行收緊借貸條件、海外投資減少,以至住房供求等,但每當市場消化消息過後,樓市就會恢復平靜,故投資者毋須過份憂慮。

為改善青年人置業情況,改變現行不公政策,工黨計劃於2020年1月1日起,實施對負扣稅和資產增值稅折扣的改革,在該日期之前的所有房產投資都將不受新政影響。而新政實施後,如果新購的房產是新建房屋(即:非二手物業),投資者仍可享受負扣稅優惠。(***欲知政策詳細內容,請參考聯邦工黨官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