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党前领袖,澳大利亚前总理: Bob Hawke,于 16/05/2019 去逝,惊闻噩耗,我的心像触电一样,惊怵颤抖,泪水模糊了我的眼眶,三十年啦!

沉痛之余,我猛然跳起,本能推着我,要去写点什么来纪念老总理,我是1988年12月29日,从福建福州,经香港飞达布里斯班,作为语言学生留学澳洲的,1989年四月复活节期间转学到悉尼就读;六月四曰,中国北京天安门广场暴发了震惊世界的镇压学生和平请愿事件,六月九日霍克总理在国会报告事件时,禁不住流下了热泪,并且不顾澳洲政府各部门的反对,毅然决然地做出了 “ 澳大利亚政府绝对不会在违反中国学生意愿的情况下,将他们赶回中国去!并于六月十六号,决定给于中国留学生12个月的临时居留签证,同时享有工作权力和财政援助。

“ 粉碎年青人的灵魂和身躯,即是粉碎中国自己的未来。

(To crush the spirit and body of youths is to crush the very future of China itself. )
—————霍克( 1989 年6月9日)

我查阅了一些资料了解到,内阁最终花了近一个月时间来检视霍克的决定对澳洲政治、社会和财政的影响。根据当时的文件,当时已有16,200名中国人在澳洲,其中7,200人已逾期居留。当时在澳的中国人之中,11,400人是留学生,其中78%是来读英文课程的。另外有1,500名中国学生已取得签证并准备来澳,另2.2万名学生已付签证费和按金。

从1989 年至 1993年前厉时五年五个月,其中民运组织和学生会等组织,与当年的侨团和侨领一起,对工党政府,自由联盟党,做了大量的游说工作。霍克总理领导的工党政府,力排自由党影子移民部长的个案处理的政策的阻挠,于1993年十一月一日,以整体一刀切的方式,通过815, 816, 613, 三个类别的特殊签证,令4.2万名中国留学生最终中国留学生才得以整体得到永久居留权。

这些人在获批永久居留签证后,再带同家人来到澳洲,使短时间内有10万名中国人获准移民澳洲,是自1850年代淘金潮以来最大的移民潮。

霍克总理的离去,揭开了我们心中那最最脆弱的记忆。如果,没有霍克总理1989年6月的力排众议,没有1993年基廷总理领导的工党政府在联邦大选中成功的连任,那么这四十千中国留学生的命运,都要打上巨大的问号!假设1993年自由党上台执政,PHILLIP 任移民部长,那除了少数民运组织头目,成员和学生组织领导外,许多留学生将可能转入地下或成为非法黑民,有的甚至会被遣返。

三十年过去了,我们那四十千的留学生,居说已经发展到三十至四十万人,当年的年轻小伙子,小姑娘现在都是五十多岁,甚至六十多岁的中老年人了。

我今年五十八岁,在发展商直销的地产公司当地产投资顾问,拥有三个孩子,一女两男,女儿在St George Girl 今年高考,两个儿子(双胞胎) 在Sydney Boys 八年级,孩子们非常健康聪明,他们都是洗礼过的天主教徒,毕业于天主教小学,都有一颗善良和感恩的心。我时常会陷入沉思,如果没有霍克总理和工党政府,当然还有广大澳大利亚人民的宽厚和仁慈,我和我的孩子们是否能有机会生活在这块人间的乐土呢!

ABC昨日发表的《霍克政府从九个方面改变了澳洲Nine ways Bob Hawke’s government changed Australia》的文章,详述了霍克在1983到1991年间担任澳洲总理期间的政治成就。他领导的工党政府在八十年代所进行的经济,环境和劳工关系法的一系列结构性改革,是九十年代基廷政府及后来霍华德政府经济繁荣和起飞的基础,也是澳大利亚能够避免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和2008年全球企融危机的先决条件。

2019年的联邦大选在即,霍克老总理,偏偏在此时仙逝,在澳洲人民怀念老总理的时侯,必然的要提及工党政府在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中叶的那段辉煌历史,感念霍克政府为日后的澳大利亚繁荣昌盛,所打下的坚实基础。

据说,霍克总理生前希望工党在2019年的联邦大选能够重新夺回执政权,我希望他老人家的愿望不会落空。让我借用另外一名华人选民Jason Xue 在纪念老总理的一句精彩论述:“Labor Legend大选前离世成为新闻焦点,勾起真正澳洲人,对工党的美好记忆,工党再次成功增加选票,天意…….霍克,一路好走。”

在此,我携全家泣谢霍克老总理,愿他老人家在天堂永生,愿全能的天主保佑老总理一路走好!阿门。

作者:谢宏 Stanley Xie,前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副主席 ( 作者个人观点,转载须经作者本人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