婴儿潮一代、千禧一代,爸爸妈妈们以及每个州和领地都在这次选举中团结一致——生活成本是他们的头号问题。

专为新闻集团举行的YouGov Galaxy民调显示,医疗将成为下一个最大的选举战场。

但令人惊讶的是,婴儿潮一代比千禧一代更有可能在投票日关注气候变化和环境问题。     

年轻澳人将医疗(43%),就业(41%)和教育(38%)列为生活成本之后的最大问题,在每个人口族群和地区都名列榜首。

婴儿潮一代最关心的是边境安全(42%),法律和秩、经济管理和国家安全(38%),其次是气候变化(36%)和就业(34%)。

宗教保护,政坛女性的数量以及澳洲是否会成为共和国都只是一小部分人在意的事。

一般来说,边境保护是第三大选举议题(35%)——略高于气候变化(34%)。

这对于像艾伯特的主要竞争对手斯特加尔(Zali Steggall)或菲利普斯(Kerryn Phelps)这样的独立人士来说是个好消息,他们正在寻求通过推动更多气候变化行动来赢得传统的自由党据点。

五分之一的联盟党选民认为气候变化是一个关键问题,而绿党选民增加到68%,工党选民增加到44%。

维州人更关注法律和秩序(38%),而不是房价(27%)或基础设施(28%)。

边境安全、经济管理和教育是新州继生活成本和医疗之后的最大问题。

昆州人同样关注就业和气候变化(36%),并将其排在边境安全和移民(34%)或税收(30%)之上。

南澳人将气候变化视为第三大竞选议题,高于就业,教育,边境安全或福利支出。

澳洲目前的情绪可能会使工党受益最多。

新闻集团透露,工党有望获得压倒性的大选胜利,而联盟党可能会失去多达15个席位。

在执政五年后,由于工资增长依然低迷,家庭没有看到电费大幅减少,联盟党可能在生活成本问题上遭受重大打击。

工党和联盟党都将经济增长和稳定作为主要卖点,但只有大约三分之一澳人重视经济管理问题。对于44%的联盟党选民来说,边境保护是一个因素,但只有四分之一的工党选民和18%的绿党选民重视这个。

教育和就业是父母们面临的最大问题,排在生活费用和医疗之后。

税收和福利支出则是唯一一个最高收入者和最低收入者出现分歧的问题。

不出所料,低收入者(36%)比高收入者(31%)更关心福利,而年收入超过10万元的人比年收入低于5万元的人更关心税收问题。

对于五分之一的选民来说,抗旱是一个关键问题。

打击银行业不当行为的措施也可能是一个因素,62%的澳人认为,银行并未从皇家调查委员会那里“获得教训”。

虽然联盟党抨击工党和工会沆瀣一气,但这很可能无法打动选民,38%的澳人认为这对澳洲有积极影响,35%认为有负面影响。大多数联盟党支持者(57%)认为工会具有负面影响,不错所料,大多数工党(56%)和绿党(56%)选民认为这是积极的。

价格是关键战场

《澳洲人报》的独家调查显示,电价将是一个关键的选举问题,这表明它是大多数选民最关心的家庭开支。

千禧一代是唯一不把电力和汽油价格上涨视为关键问题的人口群体。年轻澳人更担心他们的抵押贷款,28%的人认为这是他们的主要担忧。

其他所有人群——婴儿潮一代,X世代,父母,没有孩子的人,每个州和领地的选民——都把电费作为家庭开支的主要关注点。

这不奇怪,因为去年的消费者监督报告显示,自2008年以来,家庭电费在十年内实际上涨了35%,或426元。

私人医保是家庭开支中的第二大问题,其次是抵押贷款和日用品账单。

汽油成本是个小问题,只有7%的澳人认为这是一个关键问题。

2017年,南澳超过丹麦成为世界上电费最高的国家/地区,该州也是最担心电费问题的,其次是新州和维州。

乡镇选民认为电力和天然气费用是迄今为止最大的担忧(39%),其次是保险费用(21%)。

薪酬最低的工作者比高薪人士更关心电费账单,其中40%认为这是个问题,相比之下年收入超过10万元的人只有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