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莫里森(Scott Morrison)宣布在5月18日进行联邦大选,联盟党的战略家们正专注于一份多达10个席位的名单,这份名单可以帮助政府取得意想不到的胜利。

随着影子财相鲍文(Chris Bowen)周三承认,可能享受负扣税的投资者人数多于预期,工党最具代表性的选举政策——负扣税改革正遭到多方抨击。

竞选活动刚刚拉开序幕,工党的关键政策就面临重重压力,其到2030年让电动车占新车销量50%的目标,以及为价值23亿元的癌症护理计划提供承诺的医保卡转账付费的能力都受到质疑。

联盟党和工党的竞选策略师都准备好进行一场赤裸裸的、逐个席位的战斗。

自由党高层消息人士表示,他们认为至少有八个席位现在“处于关键位置”,可以决定大选结果,另外两个席位虽然联盟党获胜的机会不高,但可以争取一下。

自上周的联邦预算案以来,本周的Newspoll显示两党的差距缩小,工党的人气下滑,自由党消息人士认为,虽然大选难以取胜,但也还没有输掉。

一位资深工党人士承认,结果可能比预期更加接近,肖顿最终可能赢下众议院的80个席位,由于澳洲选举委员会(AEC)联邦选区重新划分,众议院的席位总数将从150席增加到151席。

莫里森周三晚发布了一段关于他家人的视频,并呼吁选民思考未来。

“未来10年对每个人来说都很重要,无论在生活的哪一个阶段。”他说。

尽管谭保(Malcolm Turnbull)在2016年的大选中以一席优势险胜,但现在联盟党实际上已经落后,并正在进行几乎前所未有的苦战。

在联邦选区重新划分之后,工党在两个新设立的选区中名义上领先,而维州的两个自由党选区名义上已经变成工党的了。

自由党在去年10月的补选中也失去了谭保的Wentworth选区。

“我们不仅要保卫席位,因为我们不能失去任何席位,但我们也需要赢得更多席位。”一位联盟党高层消息人士说,“我们必须在同一时间采取防御和进攻的策略。”

“基本上我们付不起出问题的代价……然而在竞选活动期间总会出现各种问题。”

《澳大利亚人报》已经证实,联盟党的资源将被用来赢回塔州的Bass、Braddon和Lyons三个席位,内部民意调查显示这些席位处于“关键位置”。

关键席位名单还包括北昆州的Herbert,以及北领地的Solomon。

在新州,Lindsay也成为激烈争夺的目标,自由党还希望在补选中输给输给独立候选人菲尔普斯(Kerryn Phelps)Wentworth也能回到自由党人夏尔马(Dave Sharma)手中。

根据独立民调,自由党在2013年输给独立议员麦高文(Cathy McGowan)的选区Indi也可能夺回。

在西澳,2016年落入工党候选人阿利(Anne Aly)之手的Cowan也是政府努力争取的目标。

还有一个胜算不大的选区——西悉尼的工党席位Macquarie,可能也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然而,一位资深的自由党消息人士表示,司法部长基南(Michael Keenan)的退休,让他位于珀斯的Stirling选区陷入了危险,自由党女议员苏德玛丽斯(Ann Sudmalis)也空出了新州南海岸的Gilmore。

前自由党女议员班克斯(Julia Banks)的叛逃使得墨尔本郊区的Chisholm面临重返工党的严重风险。

而前总理艾伯特正在极力保住悉尼北区的Warringah,该席位可能被独立议员和前奥运会滑雪运动员斯特加尔(Zali Steggall)赢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