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对新房投资水平的假设不准确,工党对打击负扣税可以节省的财政资金的预期可能夸大了25亿到80亿。

评级机构穆迪(Moody‘s)的分析显示,房价崩盘——悉尼自2017年的峰值以来下跌了14%——可能因为负扣税变化而进一步恶化。

工党表示,仅限新屋享受负扣税的政策将在未来十年内为政府节省大约350亿元的资金,但这是基于96%的现有税惠都用在现房上的假设。  

然而,由于没有人——包括澳洲统计局(ABC)——可以说明有多少投资者投资了新房,所以工党的说法可能并不靠谱。

格拉坦研究所(Grattan Institute)的伍德(Danielle Wood)进行了计算,甚至假设投资者购买新房的水平跟自住业主差不多(后者有确切数据),那么购买新房的投资者比例将高于14%,而非工党宣称的4%。

最新的税务局(ATO)统计数据显示,负扣税每年耗资32亿元,如果投资者购买新房的比例为14%而非4%,那么未来十年可以节省的资金将减少25亿元。

而行业参与者,包括Empower Wealth的金斯利(Ben Kingsley)等抵押贷款经纪人(他每月签发大约40份房贷)表示,投资者购买新屋的比例绝对不止14%,而更接近30%至50%。

如果是30%的话,那么工党政策未来十年可以节省的资金将比预期减少76亿元。

前澳盛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和悉尼科技大学商学院教授霍根(Warren Hogan)质疑该政策的撙节预期。

工党的估算来自独立的国会预算办公室,但是由于工党尚未取消对这项工作的保密要求,因此公共行政部门不得发布相关的成本计算方法。

穆迪:负扣税改革将造成更加沉重的打击

穆迪警告说,除了皇家委员会之外,房市的另一个潜在下行风险是工党拟于明年1月生效的负扣税改革将造成的令人窒息的贷款限制。

穆迪的经济学家埃尔(Katrina Ell)说:“如果这项政策在反对党上台后的第一年内实施,那么市场投资者群体已经减少的情况将会加剧。由于投资者参与度下降,澳洲房价预计将进入更深的低谷,而且复甦速度会更慢,特别是在投资者参与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的市场,包括悉尼,墨尔本和布里斯班。”

不过,鲍文的发言人表示,新住房的投资水平只会变得更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