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谁在下个月的联邦大选中获胜,都将面临房价下跌、经济放缓以及资金短缺的家庭迫切要求加薪的悲惨前景,包括IMF在内的一众机构都警告说,澳洲面临更多财务困境。

来自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穆迪分析(Moody’s Analytics)和标准普尔全球(S&P Global)的报告指出,无论是莫里森总理还是工党党魁肖顿,面临的问题都将越来越大,这也使联盟党出生仅一周的预算案面临风险。 

一夜之间,IMF下修了全球经济前景,急剧下调了包括澳洲在内的大多数发达国家的增长预测。

IMF认为,这个日历年澳洲仅会增长2.1%,低于预算的预测,更远低于去年10月IMF预测的2.8%。

如此缓慢的增长将推高澳洲失业率,从而消除过去六年工资上涨幅度未能达到预算预期的压力。

IMF还下调了大多数发达国家的增长预期,理由是美国和中国之间正在进行的贸易战,英国脱欧困难,以及意大利和德国的经济表现不佳。

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在报告澳洲企业面临的风险时表示,缺乏工资增长是“节俭消费者”兴起的原因,他们正在寻找降低支出的方法。

该机构称消费者情绪“无精打采”,家庭消费可能会下降,因为人们根本没有额外的钱可花,而房价下跌则鼓励人们提高储蓄水平。

他们说:“我们认为家庭储蓄率的上升是澳洲企业最大的近期风险。”

“家庭因工资增长停滞、生活成本上升和财富缩水而面临压力。”

评级机构穆迪(Moody)则大幅削减了对澳洲房价的预测。今年1月份,穆迪预测到2019年悉尼房价将下跌3.3%,现在认为下跌幅度为9.3%。

墨尔本的下降更为严重,该机构现在预测该市房价将下跌11.4%,1月为6%。这两个城市的关键部分可能遭受更大的跌幅。

影子财相鲍文周三将对弗莱登柏(Josh Frydenberg)的预算演讲作出回应,称如果工党赢得选举,将实现与联盟党预测的更大的盈余。

然而,预算盈余的前提是未来四年支出下降,包括独立的格拉坦研究所在内的一些分析师都认为这是不现实的,就连政府的减税计划也可能面临风险。

鲍文指责政府使用“狡猾的会计技巧”来证明其2022年和2024年针对中高收入者的减税是正当的,而工党则反对这两个阶段的减税。

他说:“政府声称会减少开支——但却没有指出将来自何处——突然一下子他们昂贵的减税措施就神奇地变得可以负担了。这使他们的第二阶段和第三阶段减税显得更加不负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