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在周四解散了国会,宣布将于5月18日举行投票。你心中一定有很多疑问:哪个党会赢得大选呢?哪些选区最值得关注呢?你想知道的答案都在这里!

2019年大选到底在选啥?

澳洲人要选出众议院的151名议员(每个选区1名)到下议院,以及40名参议员(每州6名,每个领地2名)。参议员的任期为六年,每次联邦大选只有一半人换届。

「游离」选区和「稳保」选区是啥?

澳洲选举委员会(AEC)认为,某党以60%以上的两党得票率赢下的选区就是“稳保”选区。而56%至60%属于“相当安全”,56%以下就是“游离”选区。你还会听到选举评论员兴奋地谈论“超级游离”选区,即胜出一方的得票率优势不到1%。澳洲最游离的选区是北昆州的Herbert,由工党持有,但得票率优势仅0.02%,面临联盟党的激烈争夺。最稳的选区是新创设的维州乡镇选区Nicholls,由国家党持有,得票率优势22.6%。

自2016年大选以来有什么变化吗?

考虑到人口变化,联邦选区被重新分配——众议院增加了1席,维州和澳洲首都领地(ACT)各增加了1席,而南澳失去了1席,除西澳外,其他地区的选区也重新划分了。

因此,联盟党和工党的席位数在纸面上其实已经发生了变化。2016年大选之后,联盟党在众议院有76席,工党69席。但在重新分配后,联盟党在新的151席中只占74席,工党上升到72席。再加上各种补选和叛逃,政府现在只有73席,工党72席,中立议员6席。

那个魔法数字是多少?

一个政党需要77席,再加上议长,才能在众议院占多数。

唔,民调不是说了工党赢?

Ipsos民调显示,自2016年大选以来,工党每次民调都赢。但正如政客们经常提醒我们的那样,“唯一重要的民调是投票日的那次”。

哪些选区将决定输赢?

昆州将获得足够的关注,因为有5个选区的得票率差距在1%或更低。还有其他许多选区,包括内政部长达顿(Peter Dutton)在布里斯班的Dickson,差距只有1.7%。位于Townsville的Herbert是联盟党渴望拿下的工党选区之一,预计竞争将会非常激烈。布里斯班的Ryan(自由党拥有9%的优势)可能会让自由党感到不安。

在新州州,工党很有希望赢得中央海岸的Robertson(联盟党拥有1.1%的优势),南海岸的Gilmore(0.7%)和西悉尼的Reid(4.7%)。而自由党认为他们有机会把Lindsay从工党手中夺走(现任议员Emma Husar只有1.1%的优势而且因为陷入争议决定不再寻求连任),还有中央海岸的Dobell。但是最引人瞩目的还是悉尼的Warringah,前总理艾伯特将受到独立候选人斯特加尔(Zali Steggall)的挑战,以及Wentworth的挑战,独立议员菲尔普斯(Kerryn Phelps)将与自由党候选人夏尔马(Dave Sharma)一决雌雄。

在2018年灾难性的州选举之后,自由党对维州特别紧张。压力山大的包括亨德森(Sarah Henderson),由于选区重新划分,他的Corangamite游离选区(0.03%)现在名义已经归工党了。而脱离自由党独立的班克斯(Julia Banks)将挑战卫生部长亨特(Greg Hunt)在Flinders的席位,绿党和独立候选人叶茨(Oliver Yates)将挑战财相福来的呢广播(Josh Frydenberg)的Kooyong。在墨尔本之外,Indi值得关注,随着独立议员麦高文(Cathy McGowan)退休,鲜为人知的当地人海恩斯(Helen Haines)想取代她成为新的独立议员,这让国家党看到了机会。

在南澳,工党的主要目标是Boothby,自由党议员弗林特(Nicolle Flint)的得票率优势仅为2.7%。在Mayo,自由党女候选人乔治娅·唐纳(Georgina Downer)想继承父亲亚历山大·唐纳(Alexander Downer)曾经的选区,现任议员是中央联盟(Centre Alliance)的沙尔基(Rebekha Sharkie)。国防部长派恩(Christopher Pyne)的退休让自由党拥有5.4%优势的内城都市选区Stuart成了香饽饽。

在西澳,政府部长和众院首位原住民议员怀亚特(Ken Wyatt)的Hasluck陷入困境,他拥有2.1%的优势。工党也有机会夺下律政部长波特(Christian Porter)的Pearce(3.6%),退休司法部长基南(Michael Keenan)的Stirling以及保守党议员哈斯蒂(Andrew Hastie)的Canning(6.8%)还有后座议员艾恩斯(Steve Irons)的Swan。

在塔州,工党和独立议员威尔基(Andrew Wilkie)把持着全部5个众院席位,但他们不能自满。因为自由党瞄准了Bass(5.4%)、Braddon(1.7%)和Lyons(3.8%)。

参议院什么情况?

澳大利亚研究所3月对超过2000人进行的一项民调显示,工党和绿党将在大选中获得多达38个参议院席位,这足以阻止立法,但还不够通过立法所需的39票。联盟党预计将获得30-32席。

民调还显示,一族党有机会在新州、昆州和西澳获得额外参议员席位。在塔州,独立议员兰比(Jacqui Lambie)可能会获得参议院的另一张门票,塔州独立参议员加兰德(Craig Garland)也有机会。在南澳,预计中央联盟的卡柯士科-摩尔(Skye Kakoschke-Moore),绿党的汉森-杨(Sarah Hanson-Young),一族党和自由党将争夺最后的机会。

政客们会谈些什么?

联盟党从预算案直接跳入竞选活动,预计将大量谈论经济管理方面的内容,包括抨击工党的负扣税和红利抵免政策。预计总理也将热烈谈论“疏堵”问题,表明基础设施将占据突出位置。而工党料将辩称其拟议的税收变化可以提高公平性,并主张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应对气候变化,重点关注降低癌症治疗费用。

选民关心什么?

这取决于是哪里的选民。例如在昆州,出于对就业的担忧,Adani煤矿得到了强有力的支持。在布里斯班大都市,人们担心气候变化并反对燃煤发电。谭保被赶下台和自由党右派的影响将伤害都市地区的选情,但莫里森上台对昆州选情有利。西澳自由党选民对毕晓普没有当上总理感到恼火,而乡镇地区的国家党选民对干旱期间的水资源管理感到愤怒。

正如一位政治分析家最近观察到的那样,2019年的问题多种多样:“每次选举都很特别,但有些选举更为特别。”

莫里森和肖顿有什么利害关系?

对肖顿来说,这次不成功便成仁。他已经担任反对党党魁五年多了,这将是他作为反对党党魁的第二次大选,如果工党输了,肯定会自动举行领导权表决,副党魁普莉贝丝(Tanya Plibersek)、老对手阿尔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和影子财相鲍文(Chris Bowen)都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莫里森的前景就不那么明显了,如果联盟党输了但输得不多,他可能继续担任自由党党魁。他完全可以合理地解释自己上台不久,不该为败选负责。但如果联盟党输惨了,那么财相弗莱登柏、达顿和艾伯特都将虎视眈眈(当然了,前提是他们还能保住自己的席位)。

选民登记何时结束?

报名参加投票或更改报名详情的截止日期为2019年4月18日星期四晚上8点。是的,投票是强制性的!如果你不去投票,选举委员会(AEC)会寄信要求你作出解释,你还会被罚款20元。请访问AEC网站以确保您的注册是最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