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sholm的自由党候选人廖婵娥与所谓的“反同言论”保持距离,引发了关于澳籍华人选民在这次联邦大选中到底关心什么的问题。

廖婵娥2016年作为选举工作人员助选时曾经反对“安全学校计划”(Safe School Program)以及同性婚姻合法化公投,并在当时告诉《卫报》,华人认为这些问题是“荒谬的垃圾”。

但她周二澄清,自己只是在复述“华人社区一些成员”的说法,而非表达她自己的理念。“我坚决支持整个社区的平等。”她说。

 

廖婵娥是墨尔本内东区华人社区的女商人、政治顾问和社会砥柱,这个区是全澳选民最多元化的地区。周一,澳洲总理莫里森亲自前来为她开启了竞选活动的序幕。

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RMIT)的余海清教授(音译,Haiqing Yu)于2018年8月/ 9月对555名澳籍华人进行了调查,以确定华文媒体的重点关注领域。

外交政策排名靠前(31%),其次是移民和税收政策(并列19%)。

微信等社交媒体平台上偶尔会出现“安全学校计划”等社会问题,“主要由少数意见或积极的个人微信用户主导,他们有强烈的个人观点。”余教授说。

澳籍华裔选民将对联邦大选产生重大影响,在Chisholm(20%),Bennelong(21%)和班克斯(16%)等摇摆选区中形成了重要的少数派。

余教授的研究表明,华人选民所谓的“社会保守主义”尚未以任何显著的方式影响国家政治。

例如,在2017年的同性婚姻合法化公投中,Chisholm的选民态度与澳洲其他地方一致:62%赞成。

Chisholm的工党候选人杨千慧(Jennifer Yang)在批评竞争对手廖婵娥时也也引用了这个数字。“华人社区与其他社区一样多样化,不能被视为只有一种观点。”

杨千慧:“廖婵娥的评论对我们社区中的一群弱势群体造成了伤害。”

然而,最近曾竞选新州议员的自由党候选人容思程(Scott Yung)认为,竞选活动必须注意华人社区内部的差异。这位26岁的年轻人在种族多元化的Kogarah席位上抢走了工党3%的选票,他表示,自己将澳籍华人大致分为三类:

早期移民(通常是中年或以上),澳洲出生的华人(大多数是年轻人)和最近刚刚加入澳籍的华人(年龄跨度大)。

「老派华人」

容思程表示,“老派华人选民”往往比在澳洲出生的华人在社会议题上更加保守,他提到“估计我90%的朋友都支持同性婚姻”。

他补充说,最近刚刚成为澳洲公民的华人比较不受党派忠诚度影响,而且很容易成为摇摆选民,也很容易受到有针对性的竞选活动影响。

悉尼科技大学的媒体教授孙婉宁(音译,Wanning Sun)也赞同华人社区内的价值观和理念多种多样的观点。

“大多数华人选民希望得到与其他拥有权利和责任的澳洲人一样的待遇,而不是被单独列为一个不同族裔的社区,”她说,“这意味着政府和政党候选人不应该向华人社区倾斜,以便在特定问题上安抚有中国血统的选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