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越来越多的澳洲政界人士和媒体机构注册了微信账号,人们对这款社交app在澳洲民主中的新地位提出了质疑。

有人担心,使用微信的政客可能需要自我审查言论,避免批评中国,并避开北京认为敏感的其他话题。     

总理莫里森和反对党党魁肖顿都在使用微信与澳洲华人选民进行交流,而包括澳广(ABC),SBS和《澳大利亚人报》(The Australian)在内的几家媒体机构也有账号。

然而,在微信上发布的新闻报导并不总是与那些在澳洲成为头条的新闻。

来自斯威本大学的中国问题专家费滋杰罗(John Fitzgerald)告诉澳广,政客和媒体使用微信可能会带来前所未有的挑战。

他说:“我们正在进入一个未知的领域。微信的设计模式并不是为了维护民主,所以民主无法与微信合作。”

“不管是一个澳洲人给另一个澳洲人发微信,还是一个中国人给一个澳洲人发微信——人们在任何地方发送的消息都会遭遇习近平的审查剪刀。”

堪培拉遭遇中国防火墙

莫里森和肖顿的微信账号都是中国的官方账号——分别由两名不知名的中国男性注册,他们的身份证明细节已经记录在微信中。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的网络安全分析师雷恩(Fergus Ryan)表示,“这可能意味着这两名不具名的中国公民可以在任何时候关闭账户,影响任何一方的正常竞选。”

肖顿办公室否认账户注册过程存在安全风险,并告诉澳广,在反对党领袖账户上列出的中国公民是澳洲居民,也是澳洲工党的雇员。

莫里森办公室拒绝评论。

悉尼科技大学的中国数字媒体专家孙婉宁(音译,Wanning Sun)表示,鉴于两党领导人的微信账户都是使用中国公民的身份证登记的,可能会受到比国际账户更严格的审查。

然而,她说微信在决定哪些内容需要审查时的标准的原则依然是个谜。

“据我所知,只要内容不涉及中国政府敏感的关于中国某些方面的政治话题和社会问题,他们通常会留下外国人独自创建的账号内容。”她说。

孙教授表示,如果上微信的澳洲政客们对审查的可能一无所知,她会十分惊讶,但这似乎是他们为了拉票而愿意冒的风险。

澳洲媒体机构也在冒险,包括纳税人资助的机构,如澳广和SBS。

「澳广的微信号不是新闻号」

内政部长达顿曾与红色富豪黄向墨共进午餐是最近一条十分轰动的头条新闻。澳广、SBS和《澳大利人报》的专业中文团队纷纷在各自网站上以中文发布了多篇广泛的调查报道。

然而,这些中文报道都没有发布在他们各自的微信账号上——而这是现在大多数华人看新闻的地方。

相反,在达顿的新闻闹得喧嚣尘上的时候,澳广的微信账号发的是学英文的技巧,以及用辣椒油和脆炒甘蓝搭配糙米粥的菜谱。

澳广的微信账号是一个在中国注册的官方账号,与澳广在上海注册的全资公司有关,由澳广国际(ABC International)管理,与ABC的中文新闻团队分开运作。

澳广国际发言人表示,相关调查报道并未在微信上发布,因为其账号是“以生活方式为重点,旨在展示澳洲的文化、对话和故事,不向中国大陆用户提供新闻和时事报道,因为当局会封锁内容”。

该发言人否认不发布有关政治干预的报道是一种自我审查,因为“澳广的微信号本来就不是一个新闻号”。

除了自我审查的问题之外,孙教授还说,澳广使用微信的“真正问题”在于它专注于中国大陆的用户,而不是澳洲华人。

“澳广选择在温和、易读的内容上浪费资源,以吸引中国观众,但影响力也最小。”她说,“与此同时,澳广的中文团队在很大程度上未能触及澳洲华人观众的需求,引发他们的共鸣,维护他们的利益,然而他们中的大多数都在用微信。”

SBS Radio在微信上遭到审查

虽然微信已经成为澳洲对话的舞台,但玩家需要遵循北京的规矩。

SBS Radio的微信是一个国际账号,明确面向澳洲说普通话的微信用户。

一般来说,国际账号面临审查的风险相对较低,只要关注可能在中国引发麻烦的新闻。

然而,由于关键词限制,SBS Radio已从其微信帐户中删除了一些文章,过滤掉了可能对北京造成损害的新闻报导。

作为一个国际账户,SBS Radio每周只能发布一次文章,发言人表示,它专注于发布“时间敏感度较低”的新闻报导,这些报导“与澳洲观众的生活息息相关”。

《澳大利亚人报》的微信号似乎也面临审查。在一篇关于ASIO资金的报导中,微信版把外国政治干预的威胁“主要来自中国”这句话给删掉了。

而《澳大利亚人报》网站上同一篇报道的英文和中文译本都有这句话。

该报拒绝回答为何在微信上省略这句话。

北京「规划」澳洲辩论

澳大利亚国防军学院的新南威尔士大学堪培拉分校的希尔(Tom Sear)正在研究这些澳洲微信账号上发布的新闻报道,并表示他们往往只是对中国官方媒体发布的报道进行重新编辑而已。

他说:“如果你比较一下中国国内的新闻和公众号上的内容,86%都是相同的。”

这些账号也很少发布政治或外交方面的内容——毕竟微信的商业模式是基于点击率,所以发点名人八卦更有利可图。

希尔说,他和同事进行了18个月的研究,发现只有0.26%的微信文与中国政治有关。

费滋杰罗教授表示,这些账户的受欢迎程度加上对更强大媒体的明显审查,表明微信在澳洲的审查可能具有战略性因素。

他说:“[微信]是一个非常有效的工具,用于策划在澳洲,尤其是在华人中,在北京认为敏感的问题上可以说什么,不能说什么。”

“我们一些投机主义的华文媒体在微信上传播的‘新闻’……促进了中国在澳洲和本地区的利益。然而,澳洲纳税人资助的专业中文服务,如SBS根本不愿发布新闻——原因我们只能推测。如果这还不叫外国政府在澳进行的国家控制的有效政治宣传,那我真不知道该叫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