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二,工党在昆州宣布上台后将立刻把外籍劳工的最低薪资标准大幅上调21%,以阻止雇主使用廉价的进口劳动力来破坏本地工作者的就业机会,并确保移民工人的工资与本地人相同。

这一打击包括将工作签证限制在真正技术人才短缺的领域,并加强评估,以确保外籍劳工拥有必要的技能和职业许可证。

随着工资成为本周工党竞选活动的焦点,反对党党魁肖顿(Bill Shorten)周二宣布将把457式签证工作者的最低薪资标准——也就是临时技术移民收入门槛(Temporary Skilled Migration Income Threshold)——从目前的53,900元提高到65,000元。

此外,原本从2013年起就一直冻涨的这个薪资标准,未来将必须与通胀率挂钩,一些用于将低薪“吹大”到符合最低标准的“漏洞”也将被堵上。

肖顿举例说,这些“漏洞”包括“提供不合标准的住宿以及夸大工作时间或者加班”。

工党在去年10月就已发出警告,表示将打击外籍劳工的签证。澳洲有大约160万名海外工人同时持有此类签证。

“当企业利用海外工人作为本地工人的廉价替代品时,它会导致工资停滞,”肖顿说,“有100多万就业不足的澳人渴望更多的工作,青年失业率高达11.7%。与此同时,在澳有近160万临时签证持有人拥有工作权,富人们开始使用临时工作签证持有人来破坏本地人的就业机会、薪资和工作待遇。”

移民仍在被剥削

2017年5月,谭保政府废除了457签证,代之以更加严格的新签证制度。

工党表示,该计划仍在研定中,并已提出更严格的劳动力市场测试,更高的雇佣外劳费用,并且还将进一步限制符合条件的职业范围。费用收入将用于建立SkillUP培训基金,以更好地培训澳洲工人。

肖顿和反对党移民事务发言人奥康纳(Brendan O‘Connor)发表声明表示:“五分之四的临时技术工作者签证都被发给了那些根本不缺人才的职业——这需要改变。”

工党将立法建立一个独立的澳大利亚技能机构,将临时工作签证限制在真正技能短缺的工作岗位上。

在签发签证之前,当局也会通过注册培训机构来对外劳进行测试,而不是依靠移民部门的评估,来打击不合格的临时外劳。

“这些改革促进了公平、公正,为澳洲工人提供了公平的竞争环境,并保护了工作和工资。”肖顿和奥康纳的声明说,“只有工党才有计划打击457式的签证,确保本地工人能够优先获得本地工作,并获得技能和培训。”

工党在上周末重申将恢复周日及公共假日的加班费标准,周一还承诺今年就会强迫公平工作委员会批准更大幅度的最低薪资调涨,然后还会推出更多永久性调涨,以兑现让最低工资标准达到生活工资水平的承诺。

肖顿表示,工党政府将向公平工作委员会提交一份意见书,要求最低薪资标准在7月1日有“实际”上涨,也就是涨幅必须高于通货膨胀率。

“我们将集联邦之力,支持220万澳洲人的的工资改善和工资增长。”肖顿说。

工党还另外承诺会改变法律,以便公平工作委员会将最低工资永久性地提高到“生活工资”,并在设定工资时考虑更多的生活费用因素。

工党还打算把用于开发澳大利亚北部地区的40亿元的未动用资金转向包括天然气管道在内的项目。

工党承诺会尊重北澳基础设施基金(Northern Australia Infrastructure Facility)的现有项目,但将把剩余的40亿元重新用在新的发展基金上,理由是担心联盟党的这个基金缺乏监管,未能及时分配资金。

新的北澳发展基金(Northern Australia Development Fund)将向旅游项目提供10亿元,并为昆州Galilee和Bowen盆地的天然气管道提供“高达15亿元”的新天然气管道,并将Beetaloo盆地连接到达尔文和东海岸。

工党表示,该政策将有助于达尔文出口天然气,同时增加对昆州和东部沿海地区的供应,从而对天然气用户的价格施加下行压力。

该政策旨在促进昆州的就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