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党承诺将推出名额不受限的长期父母签证,可能为一波老年移民打开澳洲大门,因为近10万名难以获得永久父母签证的申请人正寻求来澳与成年子女团聚。

工党为了在关键游离选区拉移民的票操碎了心!工党披露,其提议的三年期和五年期担保父母签证分别只需缴纳每位入境者1250元和2500元的收费——相当于联盟党父母签证收费的四分之一——而且不设名额上限!

工党还允许一个家庭一次最多担保四位父母——而联盟党只允许两位——而且签证持有人还可以直接在澳洲续签三年或者五年的签证。 

不过人口统计学家警告称,根据工党的政策,可能会有9.7万人申请这项长期的父母签证,这将导致出现1980年代那样的移民人数激增,给城市和服务带来额外的压力。

联盟党的父母签证将于7月1日开始,名额限制为1.5万人,三年期签证收费5000元,五年期收费10000元,还要求持有人只能在海外续签。

工党正在极力争取移民比例高的游离选区,如悉尼的Reid、Banks、Bennelong还有墨尔本的Chisholm——2016年大选中,这些选区全部被自由党拿下,而且海外出生的选民占很大比例——因为政府在上次大选前承诺推出可以长期在澳居留的父母签证。

移民部长科尔曼(David Coleman)所在的Banks选区是澳洲最具多元文化的选区,他表示,工党的无上限签证提案显示“该党完全没有考虑到合理的移民和人口规划”。

“工党的新签证对于可以来澳居住长达十年的人数完全没有限制,”科尔曼说,“这无法实施合理的移民规划或人口政策。这些计划经过精心管理,以确保签证数量对澳洲经济和人口增长来说是可持续的。”

影子财相鲍文(Chris Bowen)是悉尼选区McMahon的议员,他有一半选民在家说英语以外的语言。他说新签证是一种公平、富有同情心的做法,以帮助移民与年迈的双亲团聚。

“许多年迈的双亲希望与家人团聚,但只能以游客身份来澳——在两国之间往返不但昂贵、难受、麻烦而且很累。”鲍文表示,工党的承诺与联盟党“无情、冷酷和残酷的”政策形成鲜明对比,后者迫使家庭选择要担保哪两位父母来澳。

根据工党和联盟党的政策,申请人都必须购买医保,在居留期间产生的任何费用都必须由担保人承担。

人口统计学家比瑞尔(Bob Birrell)表示,工党的无上限签证可能会推高对医院病床和医生的需求。“由于老年人健康问题的发生率很高,因此对特殊医疗服务的需求很可能会增长。”他说,“那么问题就变成了——如果这些老人为这些服务付费,是否会与同样需要这些服务的本地人构成竞争?”

悉尼Eastwood的华裔房地产分析师朱敏(音译,Min Zhu)是Bennelong的选民,他们支付了3万多澳元把父母接到澳洲享福。他认为肖顿推出的2500元签证并未考虑到平衡。“如果新签证便宜得多,就会有很多人搬来澳洲,老年人需要使用我们的设施,这会影响我们的预算——我们也需要考虑经济问题。”朱先生说,“许多年迈的父母也不会说英文,很难适应这里的生活。”

为了吸引海外出生的选民,莫里森总理周一公布了一项500万元的“加速创业计划”,承诺帮助海外出生的澳人创业。

他说,联盟党还将额外花费1000万元,帮助来自不同文化、说不同语言的移民使用老年护理系统。

肖顿在竞选中努力通过微信与华人选民接触,并与前新州工党党魁戴利的反亚洲移民言论划清界限。而莫里森也积极使用微信谈论联盟党对“多元和谐社会”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