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谈到澳洲选举,华人总有一个刻板印象,认为:联盟党会理财,对经济好。工党会花钱,经常入不敷出,把经济搞得一团糟。而事实果真是如此吗?我宁可相信,经济的好坏其实更重要的是经济循环,而不是谁来执政。也就是中国人所说的:“人算不如天算。”当经济好转时,其实是人们为了脱困所做出的努力,而衰退的时间来时,人们可以做的其实非常有限。(虽然,非常不幸的是:经济衰退有时又是因为人类逆天而行所引发的,例如上次金融危机,原因实属人谋不藏——房地美,房丽美太贪心,银行管制又漏洞百出)。

也许我们该怎么说:工党运气也实在太背了,上次陆克文一上台就遇到金融危机,不得不花钱救市。再上一次霍克— 基廷时代的萧条,则因为工党执政时间太长,(11 March 1983 到11 March 1996.一共整整13 年)所以,遇到十年一轮回的经济下行时候,谁也逃脱不了。

这次,工党很有可能在大选中胜出,而经济循环也刚好来到强弩之末,工党恐怕又要当倒楣鬼了。

为什么我说澳洲经济又面临强弩之末的挑战呢?

第一,上次金融危机至今已超过十年,根据经济学过去十年一循环的规律,未来经济疲软将是难以避免的。

第二,债券发生价格倒挂的现象。什么意思?通常长期债券的利率都会比短期髙。这个道理很简单,因为,借款人(不论政府、公司、法人机构发行的债券)在长期借钱时都愿意多付一点利息,以锁住长期利率有可能发生的突然暴涨。(定期存款也是如此,通常时间愈长,利率愈高)而现在,这些人说:我赌长期利率不会涨了,而是会下跌,所以,我不愿付较高的利息。这很明显的, 企业和投资法人都不看好未来长期经济走势。而根据过去的历史经验,每次债券利率倒挂,代表的是企业对未来信心不足,跟着也就是经济萧条。

第三,不止是企业,法人,全体消费者亦复如是。澳洲虽然失业率仍低(祗有5%),但工资涨幅低(去年祗有2.2%, 而CPI 上涨1.8%,所以,实质工资祗有上涨了0.4%),再者,一般家庭因投入房地产所造成的高负债,使可支用的收入(Disposals Income) 正在下降。

第四,根据国际货币基金会IMF 的预测,2019 – 2020 全球经济将面临巨大挑戦,IMF甚至把今年全球经济成长预估从2.2 % 下修到1.8% 。这是金融危机以来最低的成长速度。

第五,中国债务市场恶化,经济面临下滑压力遽增,对澳洲煤,天然气的进口还在减少中,这使得国际能源价格下跌。(石油因为OPEC 限产除外)这肯定会影响澳洲未来经济发展的。

尽管全球经济前途看似黯淡,但适逢选举年,没有一个政治人物会告诉你:“我们的前途面临挑战”(因为他这么一说,你就不会投他一票了)所以,联盟党对明年经济成长预测髙达3%,(今年祗有2.3%)。总理莫理森甚至预测,明年澳洲可以达到预算平衡,财政盈余增加,有望消弥前几年累积的赤字。

从工党来看,萧顿似乎也是信心满满,他们认为:在未来四年内他们将增加投入40 亿在学校教育提升,投入20 亿在小孩子的学前教育,投入10 亿在医院等候时间的改善,还有其他大大小小支出增加,总共将近100 亿,而政府的支出增加将会带来刺激经济的利益。

从经济学的理论来看,工党的说法并没错,本来增加政府开支就是刺激经济非常重要的一部份(中国前几年的政府建设支出就是如此。但是,工党的废除房地产投资的负抵税和减少25% 的资本利得税免税额,肯定是要对房地产造成负面影响的,这又抵销了政府增加支出对经济的好处。现在房地产交易减少,州政府印花税收入大受影响,财政已经快撑不住了,如果房地产再受打击,最后走向䔥条,我不知道工党说他们也可以收支平衡从何而来?总之,随着选举日期的逼近,我们将会看到更多的支票被开出来,届时老楚再慢慢为大家解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