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持紧张感——这是专家给数百万或更多担心工党党魁肖顿(Bill Shorten)提议的退休收入变化会造成何种影响的人的明确信息。

Plato Investment Management负责人汉姆森(Don Hamson)说:“在工党让这个改革通过参议院之前,不要采取行动。”

“我认为他们有必要做一些(进一步的)豁免,所以最终结果看起来可能很不一样。

“也许它可能根本无法通过立法。”汉姆森博士说。

Dixon Advisory总经理柯尔(Nerida Cole)说:“我认为现在要提出任何建议还为时过早。我们不知道它到底会是什么样子。”Focus Superannuation的奥斯本(Sharon Osborn)说。

RiceWarner的创始人赖斯(Michael Rice)表示,他认为工党无法及时完成立法,让改革在今年7月1日实施。

尽管如此,还是有很多人想请教专家,他们未来到底该怎么办才好——这么做非常聪明。

一般而言,对于自主管理退休基金(SMSF)、不受工党“养老金领取者担保”保障的人,选择包括:

  • 减少持有会产生红利抵免的股票,改为投资房地产信托和/或海外股票;
  • 把子女也加入SMSF,用基金的红利抵免来抵消子女的退休金税;或者
  • 转向有足够多的会员纳税,因而仍然可以使用红利抵免的基金。

最后一种做法是最简单的,与工会相关的行业基金可能是最好的选择。

Focus的奥斯本分析了他们的年度报告和税务责任后表示,这些基金完全不会受到工党计划的影响。

有些基金也可以让退休人员自主选择投资方案,跟SMSF差不多——没有任何麻烦。一个例子就是AustralianSuper的Member Direct方案。

另一些选择包括购买在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上市的新西兰公司股票,这些公司以现金支付红利,比如在线拍卖商Trade Me Group和电信公司Chorus。

身在行业或零售退休基金、但同时领取部分老年金的人可能会受到工党变动的影响,因为“养老金领取者担保”并不适用于他们。

如果您的基金尚未告诉您是否可能会损失部分红利抵免,应该很快就会通知您。

Plato的哈姆森博士估计,任何基金如果有至少70%的资产属于退休人员,都将面临风险。TAL、Perpetual和Mercer基金均高于或接近该水平。

哈姆森博士说,可能就连50%的资产属于退休人员的基金都会受到负面影响,这样的话,MLC和Fiducian等也在雷达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