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储行(RBA)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可能需要在距离联邦大选投票日只差11天的时候降息,此前通胀震荡的消息敲响了经济正疲软的新警钟。

金融市场现在相信,澳储行5月7日召开董事会时,把官方利率削减至创纪录低点1.25%的可能性为60%,这可能是自霍华德政府2007年下台前夕以来,最具政治色彩的储行会议。

今年前三个月消费者物价指数零增长,低于预期的结果导致澳元下跌并将澳股两百种(ASX200)推升至12年来的最高水平,原因在于市场预期储行即将降息。 

对澳储行更重要的是,基本通胀指标(不包括一次性因素)跌至历史最低水平,远低于储行2%至3%的目标区间。

反对党党魁肖顿说,结果显示经济陷入困境。

“如果本季度没有通货膨胀,那就告诉你这是一个空转的经济。”他说,“它告诉你,人们已停止花钱,你知道他们为什么停止花钱吗?因为工资没有变化。”

但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指出,这些数据显示电力价格在过去12个月内有所下降,他说,储行判断经济形势时也会考虑强劲的就业市场。

“他们还会继续关注我们在就业增长方面所看到的情况。最近的就业数据也非常强劲,尤其是全职就业增长。”他说,“所以,你们懂的,经济是这些数据的综合,通货膨胀只占四分之一的因素,上季度是零,全年增长1.3%,我认为这些因素都会被考虑到。”

澳储行曾在2013年大选前夕降息,而今年如果这样做,将削弱联盟党关于其治理能力让经济保持强劲的说法。

2007年大选期间,储行因为在距离投票日还有两周的时候加息而遭到联盟党抨击。这一举动残酷地扼杀了霍华德政府声称利率将保持低点的说法。

澳洲统计局(ABS)周三报告称,由于天气条件推高了西红柿、黄瓜、芦笋和西兰花的价格,上季度蔬菜价格上涨了7.7%,但这被汽油价格和国内旅行开销的大幅下降所抵消。

由于房地产市场疲软,全澳租金在过去一年中上涨了0.4%,是自1993年中期以来的最低年度增幅。

悉尼、珀斯和达尔文的整体通货膨胀率在整个季度中实际下降,仅一个城市的年度通胀率超过2%,那就是霍巴特,报告表示,价格下行压力是一个全国性问题。

就业和小企业部门的数据显示,3月份在线就业岗位下降1.5%,这是就业市场健康状况的领先指标连续第三个月下降。

澳盛银行(ANZ)资深经济学家普朗克(David Plank)和蒂姆斯(Hayden Dimes)表示,如果要让通胀回到目标区间,那么澳储行别无选择,只能在5月7日的会议上降息。

他们表示,“我们怀疑适度降息能对推动通胀持续走高做出多大贡献,但很难看出澳储行有多少选择,只能使用可支配的工具[降低现金利率]。”

“我们认为选举时机不会影响到储行的行动。”

AMP Capital首席经济学家奥利弗(Shane Oliver)表示,在今年剩余时间内GDP可能保持低位,需求疲软也将对价格和工资造成下行压力。

“澳洲通胀的疲软证实了剩余产能在经济中仍然很重要。”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