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分析人士称,承诺帮助首置业者以5%首付购房的政策是“孤注一掷”,对于吸引在市中心租房的年轻人的选票几乎没有什么作用。

两党政客都在争夺年轻人的选票,特别是在最近的房价上涨之后被挤出主要方式的年轻人的选票。这些年轻选民大多都在时尚的内城中心租房,而无力买房。   

墨尔本大学社会和政治科学学院教授杨(Sally Young)说,政党不得不诉诸于年轻选民,因为本周末出动投票的年轻人比过去的大选要多。此前有大量年轻人为了参加同性婚姻合法化公投而进行了选民登记。

“各党都在考虑‘我们如何吸引年轻人’。”杨教授说,帮助年轻人购买他们的第一套房子会吸引一些选民,但他们也试图安抚可能受到工党拟议的负扣税改革影响的老年选民。

蒙纳士大学高级政治与国际关系讲师艾科诺莫(Nick Economou)表示,这一承诺是绝望的表现。“我觉得这听起来像是联盟党正在节节摆脱,所以他们提出了这个政策。这听起来就像是孤注一掷,他们已经快要没有可以砸钱的东西了。”

艾科诺莫博士说,这与通常的自由党政策背道而驰,自由党通常专注于替纳税人省钱。

澳洲首置业者协会(First Home Buyers Australia)董事辛格(Taj Singh)也赞同这个看法,并表示拟议的政策是“绝望地想吸引首置业者的眼球”。

“这感觉就像上周他们才刚刚想到,本周就立刻推出。”辛格说。

他说,该计划打算每年资助1万人,而过去10年来,平均每年有10万首置业者入市,所以新政不足以产生影响。

辛格表示,95%的抵押贷款不仅意味着首置业者得还更多钱,而且还可能被银行征收高息,因为银行认为这会增加贷款风险。

艾科诺莫博士说,虽然一些想买房的人可能会收益,但大多数年轻选民都住在内城区,当中许多都是稳保选区。

他说,年轻人大多生活在维州的墨尔本选区和Higgins,新州的悉尼选区和Kingsford Smith,昆州的布里斯班选区和Griffith,以及澳洲首都领地(ACT)的堪培拉选区和Fenner,他们无力在自己想住的地方买房。这些选区30%的居民租房生活。

但澳洲建筑师协会(Master Builders Australia)等商业协会,以及房产理事会(Property Council)等一些其他游说团体,以及Meriton等主要开发商都称赞莫里森的提议。

澳洲建筑师协会的首席经济学家加勒特(Shane Garrett)表示,首置业人数创下七年新高。“在2019年3月期间,首置业者贷款占自住房贷款的27.6%,高于2012年9月以来的任何时候。”加勒特说。

“首置业者正在成为房地产市场活动的重要推动力,特别是投资者活动如此平静。这使得房屋所有权向前迈出了一大步,使年轻的购房者免于被迫购买昂贵的抵押贷款保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