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每一个选民,都不应该自我膨胀,认为:“我们是国家的主人翁,透过选举,我们可以掌握这个国家的未来。”从整体来说这也许是真的,但是,从个体来说,你我的力量其实是非常有限的。

澳洲是内阁制国家,所以,由谁执政,并不是由我们选民直接投票决定,而是我们仅能投票选出代表我们本区的议员去出席会议,在会议上,那个党拥有多数议员,由他们来执政,所以这个叫“代议政治”(representative democracy)。

根据统计,澳洲这次选举一共有16,424,248 选民要投票选出151 位联邦下议院(众议院)议员,谁过半数 (也就是76 席),谁就来执政。这样二者一除,大摡大家知道,平均我们每100,000 选民要选出一位议员。这位议员代表十万选民。可是,这151 位议员中,有超过三分之二是由“死忠选区”(Safety Seats) 选出来的,什么意思?这些选区几十年来(甚至一百多年来),都是选自由党(例如, Farrer 上次选举有71 %,的选民投给它)我们称它为自由党的鉄票区,Chifley是工党选区,两党票差达20% 以上。所以这些选区的选举结果通常是不太可

能会改变的。剩下的大约三分之一的选区称为揺摆区(Swing seats 或Marginal seats)。所以摇摆选区的选民才是真正决定澳洲未来的人,他们选出工党议员多,就由工党执政,反之则是联盟党执政。也因为如此,所以,你若是在自由党死忠区内,投给工党一票,也等于白投,因为凭你这一票也改变不了这个选区大部分人投自由党的事实,这个选区还是会由自由党代表的。这样看似不合理,但两党差异不大才是代议政治制度稳定的基础。否则一党独大,它就执政了70 年。

但是,在摇摆区内的选民,那这一票可就値钱了,因为差几百票,甚至几十票都会使联盟党现有议员下台,改由工党议员上位。反之亦然。人家说:会吵闹的孩子有糖吃,两党为了要争取这些选区的选民支持,经常是使出混身解数,给他们增加地方建设的好处。他们就变成是天之骄子了。

澳洲选举既然不是由全民直接投票中选出,自然也就不一定是整个国家得票超过一半者来执政了。怎么说?我举个例子,工党在11个选区中每个选区都赢联盟党100 票,(10 X 100 票,等于一共赢了1000 票)所以他有11 席,而联盟党在另外10 个选区中,每个选区赢了200票10 X 200 等于赢了工党2000 票)结果是,联盟党虽然嬴了工党1000 票,但却祗有10席,工党得票少,反而多一席,这在两党竞争激烈时是经常会出现的。

澳洲选择还有一个非常特殊的“配票”制度。它起源于“过半数”。

我们都知道,一个政党执政的基础源于“过半数”的人民支持他。可是万一有三个、四个,甚至五个党出来竞选,大家都没有人过半数怎么办?欧洲有些国家的做法是取前二人,再投票一次,但这种制度的缺陷是旷日费时,又浪费钱。台湾则采取谁拿到最高票,谁就当选,但它的缺点是,二个“友党”(例如泛蓝或泛绿)同时派人出来竞争,反而给第三者得利,最典型的例子,公元2000 年,泛蓝分裂宋楚瑜得33% 的票,连战得了29%的票,结果是,国民党和分裂出去的亲民党虽然得票率过半,最后反而是得了39%的陈水扁当选。这种情况在澳洲不会发生,因为澳洲有“换票制度”(Preference Vote)。怎么换?举例而言,我的选区Bennelong (包括Gladesville ,Ermington, Lane Cover River ,Ryde, Eastwood, Epping and parts of Carlingford, Beecroft )这次有五位侯选人竞选,工党,自由党,Green,United Australia, 和one nation 。我如果想选绿党,但它肯定不会当选的,所以如果在台湾我祗好放弃它,投给和它党性相近的工党(这叫“弃甲保乙,简称《弃保》”,这对小党非常不公平,因为,慢慢的,小党就没有人投票给它了。

澳洲投票制度较公平,你可以在选票上的绿党上面写1 ,United Australia 冩2,自由党写3 ,工党写4 ,One Nation 写5。

票开出来,第一轮,自由党过半,那自然就自由党当选。若没有人过半,就要配票了,分解最少票的人(假设是One Nation 得票最少), 那把1 投给One Nation 的1000 票中有600票2 是选自由党,加这600 票,自由党若过半就宣布当选了。

万一,拆了一个还是没有人过半,就再拆解第二个低票的候选人的票,余此类推,直到有人过半数为止。这样子,也有可能,一开票出来,工党得了49,000 票,自由党得了48,000 ,(这称为原始票Primary vote), 但经过多轮配票,反而是自由党从别人处配来的票多反而当选。

那这样岂不是瞎折腾?不会,而且很有趣,因为,其实我若高兴,也可以组一个《华人党》,所有华人全部投给我(假设),总之,大家也知道我不会当选,你们2 再投给你们心目中的人。这样我若得了10,000 票,政府就会给我$21,000政党补助费,拿到这笔钱,我们就可以大家一起干一点有意义的东西(限政治活动),当年One Nation 就是这样搞起来的,这次的united Australia party …..玩的就是同样的把戏。这种把戏你若拿到上(参)议院去玩,更有意思,这个我留在下周再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