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选活动在中国社交媒体平台微信上开辟了一个新战场,政治评论员们在上面生产并传播针对澳洲华人和华人选民的小道消息和假新闻。

尽管微信很有影响力,但政党和候选人应该意识到,这不是也不应该是与澳洲华人选民沟通的唯一平台。

首先,并非所有华人选民都使用微信,而对于那些使用微信的人来说,他们的观点也肯定无法反映或代表澳洲华人的多样性。

根据我的经验,我发现澳洲华人——特别是最近才刚刚来自中国大陆的移民,由于他们对澳洲政治和时事的了解有限,容易恐慌,也很容易受到假新闻和错误信息的影响。

这通常导致对难民和寻求庇护者,移民,环境,经济,税收,安全学校(Safe School)等社会项目,甚至是外交政策,特别是澳中关系等问题产生过度反应和过度焦虑。

至于在澳出生的华人,以及那些长期居住在澳洲的人,则倾向于忽视微信上的消息,而是到其他平台获取的信息和意见,如主流媒体、本地华文媒体、澳洲华人社区组织和社区聚会。

多年来,我一直在与澳洲华人社区合作,作为前地方市议员,我发现,面对面的沟通依然是建立信任、培养关系和反馈问题的最佳沟通方式。

大多数政客都不了解我们的社区

但对我们来说,不幸的是,我们大多数政客和政党并不完全理解我们社区内的多样性。

在拥有中国传统和血统的120万澳洲人中,超过50万人出生在中国大陆,而超过70万人出生在越南、新加坡、马来西亚、台湾、柬埔寨、香港、印度尼西亚、菲律宾等地,当然,还有出生在澳洲的。

我的父母都是越南华人,他们都出生在越南,但有中国血统,他们迄今依然无法理解一些澳洲人,以及一些中国大陆移民的观念。

请不要忘记像我这样的非移民,他们非常融入澳洲文化,同时也重视我们的中国传统和血统。

这种多样性也意味着并非所有澳洲华人都说普通话。虽然普通话正迅速成为中国的主要语言,但许多澳洲华人——包括我的家人——都说方言,如粤语,潮州话,上海话,客家话和闽南话等。

我们的观点并非完全相同

令我难过的是,我还必须很快指出,我们的观点就像我们的背景一样多元化。

关于难民和寻求庇护者的问题,我发现新移民,特别是来自中国大陆的商业移民往往采取反难民立场,但一些澳洲华人,特别是像我父母这样以船民身份抵达澳洲的华人,则更有同情心,呼吁设立更加慷慨的人道主义解决方案。

这种多样性意味着在与华人选民进行交流和沟通时,从来都没有一种通用的模式。

我在竞选期间遇到的华人选民不但指出竞选人员和政党对微信的过分重视,也指出他们缺乏与候选人、部长和影子部长讨论政策和问题的机会。

作为起点,全澳各地有数百个澳洲华人社区组织,提供广泛的服务,包括老年护理,社区健康,移民和定居服务,人与人之间的联系,文化,语言课程,商业,慈善,教育和宣传。

它们不仅是许多澳洲华人的第一联系人,而且是更好地了解我们社区所面临问题的资源。通过与这些社区组织及其代表合作,能够为政客和候选人提供一个平台,让他们不仅可以参与华人社区,而且可以更详细地探讨政策问题,收集反馈,并在更深的层次和更富有成效的层面解决问题。

然而,这些社区组织却在很大程度上被忽视了。

对于那些将大部分资源和精力放在微信上的政党和候选人来说,他们对华人社区知之甚少。如果他们认真对待我们的选票,就应该付出更多努力来获得它。

任何经验丰富的竞选人员、顾问和候选人都知道,要想赢得选票,需要的不仅仅是社交媒体上的帖子。

 

本文译自澳广(ABC),作者罗介雍是一名澳籍华裔作家、评论员和前工党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