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士兰州本周共有大约 255000 名学生参加澳大利亚全国学生读写及数学能力评估(National Assessment Program – Literacy and Numeracy,以下简称 NAPLAN)考试,是该州有史以来参考人数最多的一次。学生家长及学校教师对 NAPLAN 的态度已大为改观,不再对该考试望而生畏,反而想出各种奇招帮助学生在考前减压,来轻松应试。

今年,昆州 NAPLAN 考生人数大增的部分原因是,一方面昆州首批满额入学的学前班学生现已进入九年级,另一方面学生家长和学校逐渐认可了 NAPLAN 这一全国测试的价值。过去,昆州相当高比例的学生选择不参加 NAPLAN 考试,因为(家长和老师)担心年幼的孩子会因此遭受很高的风险,而且并不信任该考试结果的有效性。至于究竟多少学生会参加今年的 NAPLAN 考试,暂时还没有相关数字。但昆士兰州课程与评估局(Queensland Curriculum and Assessment Authority)预计,今年昆州参加这一数学和读写能力考试的三、五、七、九年级的学生人数,将比 2016 年高出 20000。

昆士兰州家长与公民协会(Parents and Citizens’ Associations Queensland)会长盖尔•沃尔特斯(Gayle Walters)表示,尽管目前仍有许多人对 NAPLAN 测试存在抵触心理,但越来越多的学校和家长开始支持(孩子参与考试),部分原因是 NAPLAN 提前了公布考试成绩的时间。在七月份之前,学校就能获得初步数据以供(学生及家长)查询,在八月中旬,完整的报告也将新鲜出炉。沃尔特斯正在念九年级的女儿也会参加今年的 NAPLAN 考试。她说,预计能在今年第三学期的初期拿到女儿的考试成绩报告。 “这样一来,你先拿到了他们的期末成绩单,不久又能拿到 NAPLAN 的考试结果,两份报告放到一起,家长会(对孩子的学习)得到一个非常清晰的认识。”

沃尔特斯说:“事实上,我认为家长们已经开始了解(这一考试)。我们没必要太过紧张。我觉得,(家长和老师)对 NAPLAN 的恐惧,认为它是一场会给学生带来繁重压力的考试,这种担忧已经消除了一些。家长们慢慢明白这只是一个时间点而已。总会有些人和学校不愿意(让学生参加)风险很高的考试,这种担忧一定会存在,但我认为这种信号的力量正在变弱。变得更强的信号反而是这只是一种工具,家长希望通过这种工具来了解孩子的学习情况。 ”

凯莉•博尔顿(Kylie Bolton)是昆州的一名家长,她的三个女儿都在圣爱登圣公女子学校(St Aidan’s Anglican Girls’School)的高中就读。她表示,NAPLAN 考试和别的测试没有什么不同,而且考试成绩非常有用。博尔顿说:“我们很幸运,因为我的孩子过去就读的小学并没有过分强调这是什么可怕的事情。我的女儿们当时肯定都知道这场考试很重要,但他们并不紧张。除了确保他们带齐了考试必要的铅笔,我们真的几乎不会谈论它。当你拿到含金量更高的考试成绩,发现自己的孩子在不同的领域都比你想象的要更厉害时,我们觉得这真是一种非常正面的经验。”

不同于以往的担忧和退缩,昆州各所学校现在态度积极,纷纷想出各种招数帮助学生应付 NAPLAN 考试可能带来的压力。其中,昆州有名的小学——威勒斯山州府学校(Wellers Hill State School)的秘密武器是香蕉。他们为参考的三年级和五年级学生在多天的考试期间一共准备了1000根香蕉。该校资深的校长约翰•韦伯斯特(John Webster)称,学校过去在 NAPLAN 考试期间会给学生准备果汁饮品,受此启发,他决定选择更为健康的食物。甚至,该校学生还学习了香蕉舞,可以在 NAPLAN 开考前跳舞缓解紧张情绪。

除了威勒斯山州府学校,其它许多学校也采取了在 NAPLAN 考试期间举办庆祝活动(助学生解压)的方式,比如烤香肠聚会和纸杯蛋糕早茶会等。韦伯斯特说:“在进入考场之前,学生们在吃香蕉时能够获得放松,这对他们来说是很好的。我们必须用积极的态度面对 NAPLAN 考试。 孩子们很安心,因为我们让他们做好了准备。我们在学校的对话都是,如果你做好了自己在教室里该做的,老师也做好了他们的工作,他们确实做好了,那么我们要做的就只有这些了。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一些校长和家长说 NAPLAN 让人压力很大。不应该是这样的。”

威勒斯山州府学校一名五年级的学生斯特里奥•卡罗利斯(Stelio Karonis)刚刚跳完开考前的香蕉舞。他表示,尽管不十分喜欢吃香蕉,但其实非常期待 NAPLAN 考试。“我很兴奋,真的非常非常兴奋。NAPLAN 很有趣,比普通的上学日要有意思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