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澳洲大堡礁(Great Barrier Reef)珊瑚白化最严重的区域,研究人员观察到新生命的迹象。

据《每日邮报》报道,2016年和今年早些时候,大堡礁的珊瑚连续出现两次白化问题,使得专家担心全球变暖导致珊瑚礁的生存能力下降。

不过,9月对珊瑚礁进行调查时,研究人员在白化的珊瑚礁里发现了白卵,在最近一次白化事件之后给专家们带来了希望。这次白化影响了大堡礁近三分之二的珊瑚礁。

Developing eggs (small white spheres) in a cross section of branch of a hard coral, Acropora millepora off the coast of Townsville

这种小小的珊瑚卵出现在Townsville和Cairns之间的珊瑚礁上,是澳洲海洋科学研究所(AIMS)的研究人员发现的。

坎廷(Neal Cantin)博士和项目负责人贝伊(Line Bay)博士都是珊瑚白化紧急响应小组的成员。他们意外发现了新生命存在的初期迹象。

坎廷说,他们回去大堡礁中段评估珊瑚的死亡率和存活率。“我们去了Townsville和Cairns之间的14座珊瑚礁,包括Fitzroy Island。我们在那里发现了幸存下来的珊瑚还在产卵,非常意外。”

AIMS researchers taking biopsy samples from massive Porites corals at Rib Reef off Townsville to understand their susceptibility and recovery from bleaching

“此前的研究显示,严重白化之后,珊瑚繁殖会推迟两到三年,但在大部分珊瑚礁里,我们发现了鹿角珊瑚(Acropora)的聚居地,有初期迹象显示,在浅水海域,也就是3米深到6米深的地方,珊瑚产卵了,”他说道。

贝伊表示,研究人员在近海和离岸环境下采集了六种不同的珊瑚样本来帮助他们了解水质如何影响白化及恢复。

Corals have a symbiotic relationship with a tiny marine algae called 'zooxanthellae' that live inside and nourish them. When sea surface temperatures rise, corals expel the colourful algae. The loss of the algae causes them to bleach and turn white

虽然研究人员还得分析这些数据,但他们观察到明显的恢复迹象,特别是在近海珊瑚礁上。

“大部分近海珊瑚礁的珊瑚聚居地都恢复了色彩,部分聚居地的生长状况非常好,已经超出了原来的研究标记范围,”贝伊说道。

Images from the Copernicus Sentinel-2A satellite captured on 8 June 2016 and 23 February 2017 show coral turning bright white in Adelaide Reef, Central Great Barrier Reef

不过,研究人员获得的并非全是好消息。

“部分更为敏感的珊瑚已经很稀少了,即便是在3月时候还很多的区域,”贝伊说道。

An aerial view of Australia's Great Barrier Reef. The corals of the Great Barrier Reef have undergone two successive bleaching events, in 2016 and earlier this year, raising experts' concerns about the capacity for reefs to survive under global-warming

坎廷表示,珊瑚卵的受精是在一年一次的产卵活动中发生的,也就是12月5日的满月日子。研究所的研究团队将测试这些珊瑚卵能否受精。“我们担心这些珊瑚卵可能无法成功受精,发育成为珊瑚幼虫。现在,这些珊瑚卵都是白色的,在产卵活动之前,它们应该会变成粉红色。”

坎廷表示,在有数千珊瑚虫结合群居的地方,每一只珊瑚虫可以产生八到12个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