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界上最大的海龟筑巢点之一,大约99%新孵化的绿海龟都是雌性。

科学家称,北大堡礁缺少雄性海龟宝宝的原因是温度升高。

蛋孵化的温度决定了海龟的性别,海滩内温暖的巢穴也就意味着生出来更多的雌宝宝。

根据该报告,北部大堡礁如果一直没有雄性海龟,这里约20万只筑巢雌性海龟可能会灭绝。

研究人员称,由于气候变暖,北部大堡礁的绝大多数绿海龟都是雌性,这影响了它们在孵化过程中的性别。

科学家担心,这些动物包括短嘴鳄和鳄鱼最终可能几乎完全都是雌性。

The trend of producing more females in warm areas has been ongoing for more than two decades, researchers suggest. Pictured are young green sea turtles being released off the Great Barrier Reef

根据当代生物学杂志上的一篇报道,“到2100年,全球平均气温预计将升高4.7华氏度(2.6摄氏度),许多海龟种群面临着高死亡率和只有雌性后代的危险。”

由于要对这些埋藏的蛋进行性别辨认是非常有难度的,研究人员决定捕捉海龟,并利用基因测试来找出它们的出处。

他们就在两种不同的绿海龟(Chelonia mydas)觅食的地方进行研究,一种来自温暖地带,另一种来自较冷的地区。

在捕捉了411只海龟进行分析然后释放后,他们发现,在凉爽的南部大堡礁的海滩上,海龟的“雌性性别偏差”为中度,大约65%-69%为雌性。

但是那些来自温暖的北部大堡礁的海龟,“偏向雌性化”却极其严重,幼小雌性海龟的比例为99.1%,介于幼小和成年海龟的雌性比例为99.8%。

来自该地区的成年海龟86.8%为雌性。

The population of about 200,000 nesting females in the northern Great Barrier Reef could crash without more males, according to the report

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的首席作者迈克尔·詹森(Michael Jensen)表示,在温暖地区出现更多的雌性动物这一趋势已经持续了20多年。

他说,这些种群正在面临的问题,这项研究提供了新的认识。

“我们了解现在的成年繁殖群体的性别比例是多少,从现在开始的5年、10年和20年之后,直到这些小海龟成年后会,这点将变得非常有价值。”

专家表示,有一些策略可能会有所帮助,比如在海龟筑巢的海滩上竖起背阴的帐篷,让它们保持凉爽。

根据国际自然保护联盟,绿海龟由于受到沿海垃圾、栖息地丧失、渔网和污染的“围剿”,在世界大部分地区它们已被视为濒危物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