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下把房子出租给他人,结果却被吸毒者及非法占有者破坏得一塌糊涂,他希望自己的遭遇可以为其他私自出租房产的户主提供警告

50岁的弗雷泽(Tom Fraser)是一名装配工,工作关系使他经常要做“空中飞人”穿行于各州。2017年1月,他把自己位于Ipswich以西Goodna的房子出租给一位老朋友。

弗雷泽希望可以省下中介费,让这个租客直接支付给他租金,租客是位有一个孩子的母亲法雷利(Carmen Farrelly)。

但在6个月后,弗雷泽称自己再也没有收到过租金,等到他再回到昆州解决问题时,发现他的房子已经完全被损毁。

“一个女人,一个孩子,你觉得中间不会出什么问题的。”他说道,“我所做的一切就是帮助她,而这就是我的回报。”

房子内部大部分墙壁是千疮百孔,地板到处是玻璃碎片,其中一间卧室的墙壁上还插有几把厨房刀具。

屋内垃圾满地,散落的还有女子衣服及孩子的学校书籍和校服,里面的线路也被拆得七零八落。

弗雷泽说,他预计房子的损失在5万元左右,他觉得自己被利用,被粗暴对待。

去年他返回Goodna只作短暂逗留,他曾给法雷利下过驱逐令,但他表示,工作关系使他无法作过长时间的停留以确定这套房子已经被清空。

他的房屋保险单已经失效,他把这部分归咎于他在远方工作无法接到电话和邮件通知。

 

他还说,法雷利没有遵守承诺,把他的邮件转发给他。他没有想到她会这么做,所以他一点也不担心这个问题。

“(法雷尔)和她的丈夫对我说,你可以相信我们,我们会照看好你的房子,它会比你离开的时候状况还更好。”

弗雷泽于2015年通过当地的Ray White地产经纪人格罗门(Rudy Grommen)手中买下这套房产,他的同事现在已经为弗雷泽创立了一个众筹页面,希望可以为他的维修账单助一臂之力。

格罗门表示,弗雷泽没有通过地产中介租赁房子,但他很乐意为面临困境的弗雷泽提供帮助。

他说,“弗雷泽在这个地方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他是一个绅士,他总是乐于助人。现在他有困难,他值得我们倾尽全力来帮助他。作为房东,私下租赁房产,他们会觉得这很有诱惑力,他们可以得到更好的价值,但同时风险也非常大。”

“如果这套房子经由中介之手,它或许能被保护得更好。”

弗雷泽并非个例。

在另外一起案件中,来自Coffs Harbour的安妮·科茨-史密斯(Anne Coutts-Smith)也有一套位于Logan的排屋惨遭流氓房客破坏。

6个月前,安妮在分类广告网站Gumtree上找到她的租客哈罗尔(Jodie Harrower),但最终的情况是哈罗尔还欠了她5000元的未付租金。

尽管安妮在去年12月已对哈罗尔发出驱逐令,但她却仍拒不搬家。安妮现在希望昆州民事和行政法庭可以让警察强行驱逐哈罗尔。

她警告称,其他业主若考虑私下租房,“要么多做调查,或者干脆不要这么做”,还是通过中介去做吧。

比较网站Finder本周公布的数据显示,四分之一的澳大利亚房东选择自己管理投资物业以实现利润最大化。其余四分之三选择将物业租赁外包给合格的地产代理。

根据Finder research的数据,塔州私人出租房屋的比例最高(43%),而新州的比例最低(22%)。

来自米切尔律师事务所的房地产法律专家米切尔(Bryan Mitchell)表示,在这类纠纷中,法律可能会偏向于租客的利益。

他说,“让租客进来、握手、收钱,这种做法是不明智的,你还有很多步骤要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