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披露,昆州许多医院已经沦为“临时养老院”,许多身体虚弱不堪、已经无法在家中居住的老年人,占用了宝贵的医院床位,影响了其他需要被收治的患者。而这究竟是谁的错呢?

如今,养老院的轮候名单至少已经排到了九个月开外,迫使许多老年人只能暂且住进医院,因为他们的身体已经过于虚弱,无法在自己家中独立生活。

根据《信使邮报》(Courier Mail)的报导,养老院的等待名单上有19,000名老年患者,而其中4421人因为病情过于严重,无法在家中独居,因此只能在医院病床上先住一段时间。

医院的医疗人员花费了超过11万个工作日来照顾这些虚弱的老人,直到他们达到昆州“适合出院”的标准。

该州卫生厅长史蒂文·迈尔斯(Steven Miles)说,老年人住院时间超过医疗必要时间,因为几乎没有老年护理套餐。

该报导称,在昆州等待养老院的人数在过去六年中增长了39%,而去年有三分之一以上的人至少需要等待九个月。

尽管联邦政府的资金预计将增加6%,而且目前已经在老年护理上投入了186亿元的资金。

迈尔斯告诉新闻集团,那些住进养老院的老人也因为一些小病小痛而被送进医院,有时仅仅是因为需要给伤口换个药。

他说:“没有明确的证据表明,强制性职员比例与高质量护理之间存在关系。

据《澳大利亚人报》报导,在另一家老年护理中心,2018年每周都有一名居民被送进州立医院进行简单的护理。

这些轻微的医疗护理包括导管管理。

此外,澳大利亚出现的居家护士虐待老年人的报道也越来越多。

本周三,悉尼老年保健工作人员格雷(Dana Maree Gray)承认犯有一项普通袭击罪,据称,她于2017年对着一名85岁的老妇人狠扇耳光,于是遭澳起诉。

在本月早些时候的另一起案例中,昆州一家养老院发生了令人震惊的虐待事件,那里的老人晚餐只有3块鸡块和5根薯条,而且“无法淋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