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每天上下班只需要不到一分鐘的時間:每天早上,我窩在樓上書房的沙發上喝完一杯咖啡,就下樓坐到書桌前開始搜腸刮肚——每天搜索新的方式來描述爆炸或殭屍,或者是把這兩者巧妙地組合起來。

但是外出通勤對我來說開始變得真實起來,因為每周有幾次我都必須送人上班或去上學。

真實到我產生了這樣的想法:要是我可以躲過布里斯班的交通高峰,我絕對會的。

我才不要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坐公交?難道我瘋了嗎?

但是在咖啡館坐坐,或者上周在UQ的圖書館裏躲過交通高峰時間,公共交通也不是不能乘坐。

大約早上6點30分到八點四十五分之間上路是絕對絕對要避免的。

每次這個時間段出門每條路上的車都像在爬。最好先去Pourboy躲一躲,喝一杯他們家布里斯班最好喝的咖啡,配幾個美味的鬆餅。(我是認真的,你不相信的話,我可是會揍你的。)

還記得坎貝爾·紐曼(Campbell Newman)嗎?那個喜歡扮成無敵浩克(綠巨人)的小個子?-他以為他可以像浩克一樣在地底砸出大規模的運輸管道來打破布里斯班交通的僵局。

我在這些隧道里開過車。隧道用了令人印象深刻的工程技術。開起車來非常愉快,因為大多時候隧道里沒有什麼別的車。

但是沒有人願意為日常通勤再多花10塊錢,因為除此之外,他們還要花汽車的油錢和保養費用。

我是說普通人,你要是土豪就算我沒說好了。

一些為自己工作的人能夠準確量化他們因交通堵塞一小時損失了多少錢,但他們也會很快厭倦Go Via的提醒音,告訴他們又損失了5塊錢。

那公共交通呢?

你以前是願意多花些時間乘坐公共交通的。

乘坐巴士比開車要便宜,而且你不必為停車費或停車多花腦筋,但是公共交通往往受到交通網絡變幻莫測的影響以及不可避免的時間浪費,因為公共交通還需要為其他乘客服務。

在過去的五六年中,過去五六年的票價上漲讓人覺得就連這種老套的交通方式也很花錢了。你每周都得付出一大筆錢,在擁擠的公共汽車和火車上爭奪座位,心中還充滿了對能不能準時到達的忐忑。

於是,許多人放棄了公共交通。

周一的報告顯示,越來越多的布里斯班人放棄公共交通,重新開始自己開車出行,即使要花費很長的時間用於通勤(且開車的成本大大增加,更不用說環境成本了)。這些現象似乎表明無論州和地方政府為公共交通做出的努力並沒有什麼成效。

你可以看到政府制定捉襟見肘的臨時措施來緩和過度緊張的道路網絡。

擴寬Wynnum公路怪異且最終毫無意義的努力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拆了幾十所房屋,只把交通的堵塞點推到了幾百米外的郊區。

其實我也沒有什麼可以解決問題的辦法。

我懷疑道路擁堵是因為我們對私人交通的依賴。

也許30或40年後,自動駕駛汽車的車隊能通過應用程序按照人們的需求尋找暢通的道路,但在此之前,布里斯班就要把自己堵死了。

公共交通能幫上忙嗎?

非常特別能。

但是,所需投資會非常之大,以至於我可以打個賭,肯定有人要投票否決這個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