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大多数布里斯班居民发现市政费上涨的同一天,这座城市议员的工资也涨了。

本周三,布里斯班市长Graham Quirk提交了2018年至2019年预算案,里面提到市政费平均增长2.5%或一年上涨40元,但是其实有7个城区的居民市政费上涨超过100元。

就在公布市政费上涨后的几小时,费尔法克斯看到,所有议员都收到了一封邮件,称他们的工资将上涨2%。

市府Colin Jensen在邮件中说:“布里斯班市府薪酬仲裁委员会提出了议员工资上涨2%的申请,市府于是做出了这一决定,将于2018年7月1日正式生效。”

Quirk也承认,同时上涨市政费和议员工资是“错误的时机”。

“这是错误的时机,我也对此表示赞同。这是独立仲裁委员会做出的决定。此前委员会就决定了工资上涨的比例。”

Quirk表示,议员工资上调的比例高于布里斯班第一季度的通胀比例1.7%,但是他也指出,大家需要意识到,这是一周7天都要上班的工作。

“每周末,我在市里走走都能看到议员们一直在外面,他们每天的工作时间都很长。你要吸引大家来做这份工作,至少工资要不错才行。”

本周三,当反对党党魁Peter Cumming被问及有关预算案的问题时,费尔法克斯传媒问道,市政费上涨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

Cumming说:“我们收入很不错,能够负担得起。”

本周四,Cumming表示,当他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工资已经上调了。他也表示,市府应该在更加适当的时间宣布涨薪。

绿党议员Jonathan Sri的工资马上就要变成160,938元。他表示,虽然市政费上涨和议员工资上调也许只是巧合,但看上去真的很不好。“我认为这个时机真的很不好,我认为这会让居民们觉得,布里斯班的政治阶层有很多普通居民没有的优势,他们会觉得我们不明白普通居民的生活。”

Sri表示,每周收到工资之后,他都会将其中一半转给需要的社区团体。“我也许很幸运,而且我现在身体也不错,我不是说所有议员都应该牺牲自己的部分工资,但是有些人确实比我们更需要钱。”

独立议员Nicole Johnston也表示,这个时候给议员涨薪是一个很糟糕的时机。

“我多年以来一直认为,最公平的系统是将议员的工资变动与人员变动联系在一起。”

2016年至2017年布里斯班市府年度报告注意到,截止到2017年6月30日,议员在交养老金及福利之前的收入为:

议员:154,310元

反对党党魁:169,741元

市议长:192,887元

委员会主席:192,887元

副市长:200,603元

市长:254,613元

所有议员还可以驾驶价格在4.4万元以下的市府车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