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澳洲广播公司报道,曾让中世纪的国王们崩溃的一种疾病现在又卷土重来,让昆州多名婴儿不幸丧生。

过去6年,梅毒导致昆州6名婴儿死亡。梅毒这种性传播疾病在21世纪初就差不多被完全清除了。

2008年,昆州确诊两例梅毒,在那之后的10年,昆州北部共有1100多例梅毒病例。

虽然有盘尼西林这种廉价有效的治疗方法,但梅毒病例还在不断在鞥家。

凯恩斯性健康医生Darren Russell在梅毒爆发的中心区域工作。他表示,情况已经失控。

“我们曾经差点消灭它,但现在它成为近代史上最大的一次传染病。我们有很好的测试手段和治疗方案,但是我们依然无法消灭它。我很惊讶,这种疾病竟然还在蔓延。”

2011年,原住民社区Doomadgee出现了几个病例。梅毒大爆发也是从那时开始的。

当时Campbell Newman领导下的昆州政府削减了性健康服务部门,卫生工作者认为,阻止情况恶化的机会就这样被错过了。

原住民社区的流动人口多,情况很快就失控了。梅毒开始在昆州传播开来,甚至到了北领地、南澳及西澳。

卫生工作者表示,现在采取任何措施控制疾病传播都晚了好几年。联邦原住民卫生部长Ken Wyatt也承认了这一点。

从梅毒的爆发开始,到州政府和联邦政府拨款解决这一问题花了至少5年时间。

2016年,帕拉谢克政府承诺将拨款1570万元,提高人们对该问题的意识和梅毒的检测。

昆州卫生厅长Steven Miles表示,Newman政府削减资金,让很多计划都停滞了。

梅毒对孕妇来说是非常危险的。这种感染会通过子宫传递给婴儿。

Russell说:”这种情况下,婴儿的死亡率为50%甚至更多。就算是侥幸存活下来的婴儿,他们也有可能面临盲人、聋人或认知障碍的问题。“

有关部门鼓励大家进行血液检测,但是也不是很成功。

原住民卫生厅工作人员表示,因为羞耻感,梅毒的检测和治疗都受到阻碍。

”这几乎是一种禁忌了,大家不想分享这种事,因为感到羞耻。梅毒的潜伏期可能有6个月,在这期间,病人可能会发生很多性行为,所以就会很容易传播开来。“

去年,联盟党政府投入了第一笔资金,花了880万元进行一种新的检测,很快就可以出结果。

从下周开始,凯恩斯、达尔文和Townsville将进行6.2万次测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