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农呼吁公众抵制Coles,称超市不配合他们的要求–将牛奶的价格提高10澳分。

昆州奶农乔•布拉德雷(Joe Bradley)表示,尽管对于这个苦苦挣扎的行业,公众团结一心,但Coles并没有同意满足他们的要求。

Woolworths同意,如果其他超市也跟进的话,他们也将提高牛奶价格。

“我们今天恳求大家的是,如果Coles不支持当地的奶农,就不要支持Coles了,”布拉德雷表示。“别在Coles购物,这是我们生存的一线机会。”

Robert Miller (left) has posted signs at the gate of his dairy farm in Milton campaigning against the cheap milk

布拉德雷续称,他不明白为什么Coles不愿加入到“确保乳制品行业有未来”的行动中。

消费者被要求额外支付牛奶10澳分来支持受旱灾影响的农民。

昆州乳制品组织(QDO)已经游说超市放弃他们的“一元一升”牛奶系列,以帮助拯救苦苦挣扎的农场。

农民请愿呼吁增加价格,并要求像Parmalat, Norco和Lion这样的加工商保证收益将返还给农民。

QDO总裁布莱恩•特斯曼(Brian Tessmann)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返还给农场的金额不会超过10澳分,但可接近6-7澳分。

“农民们真的很痛苦,有些人已经山穷水尽,他们基本上在说,有人来把我的牛带走吧。”

Consumers have been asked to pay 10 cents extra for milk to support drought-affected farmers 

特斯曼续说:“农民遭受了干旱的折磨,自2011年以来,我们一直被锁定在1元一升的价格上。”

新州农民罗伯特•米勒(Robert Miller)说,“1元1升”的超市牛奶价格对该行业的伤害大于干旱。牛奶的价格,单单采购饲料就是每升1.30元。

米勒在他的奶牛场门口张贴了告示,写着反对廉价牛奶,他说这是“在置农民于死地”。在过去的7年里,他被迫将自己的牛卖给中国和日本,以维持自己的生意。

但米勒表示,前往国外不再是一个可行的选择。他说,“我已经受够了,我要破产了,我认为一半的奶农将会在圣诞节前破产。”

A campaign lead by Queensland Dairy Organisation (QDO) has asked supermarkets to kick their 'dollar-a-litre' range to help save struggling dairy farms

他们唯一的救赎将来自于价格的上涨或干旱结束–在不久的将来,这两种情况都不太可能发生。

今年初,澳大利亚竞争和消费者委员会(ACCC)决定不对“1元1升”的牛奶采取行动。

ACCC农业专员米克•基奥(Mick Keogh)表示,没有证据表明超市试图通过出售廉价牛奶来操纵农场收购价格。

基奥在今年4月表示,“我们知道农民被激怒,因为这贬低了他们所从事的工作和产品的价值,但除此之外,对于这个行业的真实情况,我们认为这是在分散人们的注意力。”

The only salvation for famers will come from a bump in prices or a break to the drought - neither of which seem likely in the near fu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