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外出就餐,无论是周日的早午餐、午餐,还是10元的甘蓝奶昔,千禧一代在这方面从来花钱都不手软的。

澳大利亚统计局的数据显示,虽然名人烹饪节目可能风靡一时,但34岁以下的澳大利亚成年人正引领着快餐、快递服务和餐馆的消费趋势。

他们的最新研究表明,一个典型的千禧一代每周花费大约100元来外出就餐或预订外卖–比六年前的73元增长了37%。

在2017年发布的最新家庭支出调查显示,澳大利亚人平均每周花80元外出就餐,与2009-10年度的63元支出相比,这一数字增加了近三分之一。

但是,22岁的山姆和埃里克住在布里斯班的公寓里,这套公寓由全国租房负担计划所资助。两人的年收入为62,000元,他们把每一分钱都掰着花,而且每年还能存下数千元。

他们最大的省钱秘籍就是每周对厨房的使用。

埃里克是一名学生,也是一名临时电影工作者。上个财政年度,他的总收入约为23,000元。他的伴侣山姆是一家健康食品商店的经理,他每年的收入不到40,000元,两人的年收入约为62,000元。

两人对消费心中有数,尤其是在外出就餐或点菜的时候。

为了降低成本,这两人每个月在超市的花费仅为200元,这个花费比他们这个年龄段的平均每周花费要少得多。

22岁的山姆说,每隔几周就会有七套固定的预算餐,再加上早上到下午2点的禁食,他和埃里克可以在超市里增加开支,并把更多的钱存到他们的银行账户里。

“通常每周买东西我都有价格观念,”山姆说道。“如果价格低于我通常支付的价位,我会在那家超市买更多的东西。例如,在前一周,香肠肉的价格是每公斤1.5元,所以我直接买了7公斤。因为我不吃早餐,我下午2点的午餐是一天中最丰盛的一餐,通常也是前一天晚上吃剩的,比如辣椒饭和豆子汤。”

山姆说,他们做的最昂贵的一顿饭是意大利番茄牛肉面,但在每周购物时,他们就得牢牢记住,不能按每周相同的购物清单来买了。

他还确保要货比三家,比如在Coles和Aldi比价,以及在他当地的印度超市这样的小零售商。

他说:“如果某样菜比平时更便宜,我就会赶紧买下来,作为我们食物的原料。”

“我们吃很多的米饭,所以如果价格低于2元/公斤,我就会多买一些。我真的一直在关注价格,关注打特价的东西,这点好处是它给你的饮食增加了多样性。它还能减少食物浪费,让你尝试一些你通常不会尝试的东西。”

平均而言,澳大利亚一对夫妇,其中一方至少是35岁以下,每周花40元在酒类上,239元用于食物和饮料,每周花费381元在房子还贷或租金上。

McCrindle研究社会研究人员费尔(Ashley Fell)表示,很多20多岁的人推迟结婚和买房,这意味着他们有更多的可支配收入可以外出就餐。

她还说,新购物中心的美食广场、咖啡馆和餐馆的增多–都提供了丰富多样的文化美食–也促成了千禧一代的消费增长。

在Inside Retail的研究中,大约三分之一的千禧一代的收入是花在休闲娱乐上,五分之一存了下来。

今年早些时候,策略师马克•麦克史密斯(Mark Macsmith)和汤姆•麦吉尔利克(Tom McGillick)对千禧一代如何花钱进行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调查。

“澳大利亚千禧一代研究报告”关注了1200名年龄在18岁至35岁之间的人,报告对年轻一代如何使用他们的收入进行了深入的研究。

根据这份报告,超过25%的受访者目前靠工资过生活,但超过30岁的千禧一代拥有的可支配收入最少。

Sam and Eric, both 22 from Brisbane, spend around $200 each month at the supermarket.

在那些确实有一些钱可以投资的人当中,目前只有不到15%的人把钱用于买房首付,超过20%的人已经放弃了买房的想法。

对山姆和埃里克来说,他们说自己对在咖啡馆的消费没有真正的兴趣,因为他们可以在家里做类似的饭菜,而且只花很少的钱。

山姆有超过4万元的投资款,他正在努力与埃里克建造自己的小房子。他说,他们每个月只花20元在酒上面,30元外卖,每年花在衣服上的钱约为200元。

“每两周花40元在早午餐上,这值得吗?”他说,“每年的早午餐就是2000元。我宁愿在家里煮鸡蛋,在年底还有2000元存。”

“虽然我们每个月的花费是没有限制的,但我不想花太多不必要花费的钱,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每个月的花费都是相当一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