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可能这一秒钟还快乐健康,但下一秒就离开了你。

一周前,Kate Upton和Ross Upton与他们2岁的儿子Arlo Jack道了别。这对夫妻现在正为孩子的葬礼操心,但他们甚至还不知道孩子究竟是怎么死的。

34岁的Upton太太呼吁家长们,就算孩子只是咳嗽或者打喷嚏,都应该尽快带孩子去看医生。

她对9news说:”相信你的直觉,我现在就很依赖3岁的女儿Frankie。“

就在11天前,Upton太太还曾拍下儿子快乐的模样。

”他那么快乐,两周前才刚刚2岁。“

但就在5天后,Arlo就离开了这个世界。

Arlo突然死亡的原因还没有证实,还要等6周之后的验尸报告出来后才能确定,但医生判断,应该有两种原因,败血症和基因突变。

Kate表示,一切都是从咳嗽开始的。就在她拍下儿子最后一张照片的10月27日,一家四口去参加万圣节街道游行,Arlo开始有些不舒服。

”他有点咳嗽,但我们用婴儿车推着他去参加游行,他吃了一个冰淇淋。“

周日下午,夫妻俩在当地医生那里为Arlo预约看诊。”他的体温达到了39度,而且吃扑热息痛或布诺芬都不退烧,而且他还开始呕吐,也不想吃东西。我们被告知是病毒感染。Ross周一和他一起待在家里,他还是会吐,但是体温降下来了。我们没有想太多,之后他身上开始出疹子。“

下午6点左右,夫妻俩带着Arlo去了社区健康中心,但还是听到了同样的话。

”他们也说是病毒,要持续吃扑热息痛和布诺芬,我们也给了。他还是非常疲惫,只想睡觉,睡了一整晚。周二,他还是非常累,脸色苍白,而且嘴唇周边有些变紫了,我们就叫了救护车。“

从这时开始,情况急转直下,在48小时内,一家人的生活就永远发生了改变。

医护人员到达现场,因为Arlo血糖水平较低,他们给他吸了氧。

没想到在送往布里斯班Lady Cilento Children’s医院的途中,Arlo开始出现了心脏衰竭的症状。

Kate说:”情况很快从还行转变成很糟糕。他们告诉我,孩子可能患上了败血症,这是每个家长的噩梦。医生说这其实比人们想象的要更加常见。“
澳洲败血症网络对9news表示,年幼的儿童和婴儿是感染败血症的高危人群。

”如果早期发现了,还能够通过抗生素进行控制,败血症会发展地非常快,特别是孩子和婴儿,而且会很快致命。“

澳洲每年都有1.8万人被确诊患有败血症,其中5000人死亡。

4小时后,医生们发现了一种新的诊断,在试图把Arlo挪到另外一张床上的时候却发现,他已经僵硬了。

Upton夫妇被告知,孩子的病也许是一种应为LP1N1不足的基因突变,这是一种会导致急性肌肉损伤的疾病。如果验尸证明了这一点,就意味着双亲都携带该基因,他们和女儿就都需要进行检验。

”如果女儿咳嗽或者打喷嚏,我们就立即直接去医院。“

夫妻俩在医院开会时被告知,Arlo需要进行验尸,甚至可能会截下手指或脚趾。

Arlo的葬礼将于周四下午举行,而且将充满Arlo的特色,父母组织了一辆垃圾车到场,每个人都能拿到M&M巧克力豆,大家会一起吃墨西哥菜,这都是Arlo最喜欢的。Kate还呼吁大家捐款给Ronald McDonald House。

”我们不希望这件事发生在任何人身上。“
昆州Metro South Health一名发言人说:”我们的心和这家人在一起,我们会继续与昆州儿童卫生厅及其他机构合作,调查这起令人难过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