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几乎两年的时间里,一个小小的笔误让布里斯班一对夫妇苦苦为洗刷自己的“罪名”而作斗争,尽管他们一再呼吁当局提供帮助。

这个笔误让尼基和蒂姆·麦克达维特陷入了财务困境,信用也受到威胁,因为他们在一份法庭文件中被列为债务人而非债权人。

讽刺的是,身为金融顾问的尼基表示,她最初以为这是一场骗局,但当她意识到形势的严重性时,她简直崩溃了。

“说实话,我觉得很受辱,我无法对他人言——没有人会听我。实际上,我帮助过不少客户从他们的信用档案中删除错误的信息,但我却连自己的都更正不了。”

小小的民事索赔演变成经济噩梦

麻烦始于2015年末,当时麦克达维特夫妇在一桩针对一家门业制造商的诉讼案中胜诉,原因是装修出现问题,导致他们的家在将近一年的时间里没有任何安全保障。

当制造商最初未能支付欠款时,正如昆州民事和行政法庭所裁决的那样,这对夫妇并没有收到针对他的法院执行通知,而是把他们的名字记为债务人。

几个月后,一家信贷维修机构联系了他们。

蒂姆表示,他曾试图打电话给布里斯班地方法院,从而对这些文件进行更正。

“我在电话里跟他们谈了大约两个小时,跟五六个人谈过,”他说。“他们检查了记录,说一切都没错。从那以后,漫长之路就开始了。”

他说,这一决定具有重大的财务影响。

“美国运通(American Express)突然联系了我,说,‘我们取消了你的信用卡,因为我们刚刚在一家信用报告机构看到法院对你的裁决。’”

法院为错误道歉

这对夫妇向布里斯班地方法院和律政厅长伊维特·德阿斯(Yvette D’Ath)请求帮助。

2016年8月,法院书记官克雷格·查普曼(Craig Chapman)写信给这对夫妇,向他们道歉并解释错误。

查普曼表示,这一错误极有可能是在昆州民事和行政法庭(QCAT)向布里斯班地方法院“电子资料传递”过程中发生的。他补充称,这一错误并没有由负责检查数据的登记官发现,他对给夫妇二人造成的不便表示歉意。

登记录告诉麦克达维特夫妇,他亲自打电话给三家收集昆州法庭数据的信用机构。

然而,早在2017年12月,这对夫妇就在被第三方信用机构发现信用被拒之后,仍然遇到了问题。

就连法院的工作人员也承认,他们当时在澄清此事时遇到了困难。

谁能得到公开的法庭数据?

尽管这对夫妇希望这些记录最终能被澄清,但他们仍在努力查明个人信息是如何通过法院系统与第三方共享的。

蒂姆表示,根据《信息权利法》,他所进行的多次尝试均以失败告终。

他说:“信息是通过这些信用报告机构发布出来的,谁知道会到哪里去呢?似乎没有任何系统能够确保这些信息的准确性。然后我们发现,一旦你确定信息不准确,就没有合适的流程或系统来检索信息。”

“这种事发生在我们身上,但有多少人……发生过这种事,而他们却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