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不久之前,如果你在一個上學的夜晚來到布里斯班市區,就會發現這裡幾乎是一座鬼城。

一旦這些來來往往的工薪族回到他們各自的家,唯一留在市區的只有寂靜的聲音。

Eagle Street Pier數十年來都是布里斯班的主要美食區,但如果你想要一些家產食物,可能沒有多少選擇。

當然,這裡入夜之後的安靜是因為選擇住在布里斯班CBD的人不多,因為這裡沒什麼事可做,這其實可以算得上是一個到底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問題。

2011年時,近7888人居住在布里斯班CBD,到2016年的人口普查時,這個數字猛漲了20%。

現在,近9500人選擇住在這裡,這其中就包括商店老闆Leann Webb和她的家人。

Webb來自Moggill,她起初和丈夫搬到市區居住,主要是因為每天的通勤時間太長。

“我們有了第一個孩子之後,每天的生活方式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通勤就變成了一個真正的問題,我每天要來回往返於市區和Moggill,要開會和哺乳,每天有三四個小時在車上。”
夫妻倆認為,搬到市區是一個明智的選擇。他們在Story Bridge附近租了僅僅一個月的房之後就決定再也不離開了。

 

他們真的很喜歡這棟建築,因為這幾年夫妻倆在這裡買了兩套單元房,最近還大翻修了一次。

Webb見證了布里斯班CBD的改變。她表示,這座城市是她的家,而其中很多改變也增加了她對這裡的積極感受,包括有更多時間和兩個孩子呆在一起,每天她都可以沿着河邊步行去上班。

“我們剛搬來的時候,城市的部分地方是非常安靜的。不過現在大多數地方都很有活力,也變得越來越活躍,成為了一個更加有趣有活力的地方。而且家門口就會有Howard Smith Wharves,這感覺將會非常棒。”
Howars Street Wharves是布里斯班多個正在進行的基礎設施之一,總價預計達到150億元。和價值54億元的Cross River Rail一起,耗資36億元的Queens’s Wharf到2022年將點燃城市的北岸。

布里斯班CBD的變化還包括443 Queen Street的建造。根據開發商Cbus Property的說法,浙江是城市第一棟亞熱帶住宅樓,由264套高品質住宅公寓組成,將具備前所未有的布里斯班城市景觀。

最近,該住宅樓兩套頂層公寓中的一套以超過600萬元的價格售出,成為布里斯班最昂貴的公寓樓花之一。

根據Domain集團的數據,到2018年6月的一年內,布里斯班CBD的單元房房價中位值為50萬元,在過去5年內增長超過11%。

Herron Todd White估價師Samuel Mackay表示,自住房買家對布里斯班市中心單元房的需求尤其增長迅猛。

Mackay說:“和中介聊一聊就知道,現在諮詢市中心公寓的買家越來越多,特別是自住房買家。這最終也許也會導致價格上漲。但投資環境依然比較嚴峻,因為借貸條件不好。“

毫無疑問,布里斯班市中心正在發生變化。但Webb最喜歡的夜晚依舊是從前的夜晚。

”煙花節是我一年中最喜歡的一個晚上,我們的位置是最適合坐着放鬆的,河流、橋樑、直升機就在屋頂上盤旋,距離煙花那麼近,感覺真的太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