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身价近1500万元,还是一个巧克力帝国的继承人,但罗伯特·利亚(Robert Lea)却住在一栋发霉的房子里,想花自己的钱还得“乞求”昆州政府同意。

72岁的利亚的资产受昆州公共受托人管理,自2013年以来,他还被收取了数十万元的费用。   

利亚的妻子西蒙娜(Simone Lea)声称,尽管她的丈夫记忆力减退了,但依然可以在日常生活中作出决定,并且可以清楚地表达自己的愿望。

作为巧克力品牌Darrell Lea创始人的孙子之一,利亚在该品牌于2012年破产并卖给奎因家族之后成为千万富翁。

利亚住在黄金海岸郊区Worongary,这是一套价值仅52万元左右的的四居室砖房。

公共受托人透露,Lea先生在2018年底拥有1468万元的身家,他和他的妻子每年可获得18.5万元的生活津贴,其中包括为资本支出预留的5万元。

虽然这对夫妇的收入远高于全澳平均水平,但凭藉利亚的财富,这对夫妇本可以过上更加奢侈的生活。

然而,实际上,西蒙娜告诉《先驱太阳报》,他们的房子“非常糟糕”,多年来他们一直在乞求政府允许他们升级“漏水、发霉和丑陋”的浴室。

浴室装修现在终于开始了,利亚夫妇也要求更换被白蚁损坏的棚屋。

西蒙娜平时用信用卡支付生活费用,然后申请报销,但她声称,有时公共受托人会在时候否决她的报销,即便花销完全在他们批准的预算范围内。

西蒙娜在2012年和2013年时完全没有信用卡债务,但现在却有近4万元的卡债,每月产生385元的利息费用。

“这就是骚扰,非常纯粹,非常简单。”西蒙娜说,“这就是他们毁掉人们的方式——但他们别想毁掉我。”

该信托还向利亚收取了超过30万元的管理费。

公共受托人告诉《先驱太阳报》,他们无法提供他们负责管理财务的成年人的信息,因为这将是“非常不正当和非法”的。

公共受托人还表示,西蒙娜的说法缺乏相关证据。

监护和财务管理是一个基于州的系统,旨在保护那些缺乏决策能力且没有合适的家庭成员来保护他们的人。

然而,该系统因一些问题而受到批评,澳大利亚反残疾歧视专员称,该系统违背了澳大利亚签署的联合国人权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