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所有人都會永遠記得,

前幾日那恐怖的景象..

災難片的場景,

出現在了我們面前..

原本無雨的悉尼,

也接受了一場可怕的暴風雨..

當時的灰濛濛狼狽景象,

堪比世界末日..

把樹都吹倒了,

更何況是人呢..

很多人想着,

還好已經過去了,

現在不是晴空萬里了嗎?

可是,大家不知道的是,

恐怖的一切,

才剛剛開始..

暴風雨之後,澳洲的這麼一塊土地,死屍漫山遍野都是!密密麻麻的死屍,屍臭漫天..

現在,

觸目驚心的一幕,

出現在了昆州的土地上..

(昆州的土地上橫屍遍野)

一眼望去,

都是白色的點點..

而仔細一看,

這些!

竟然都是牛的屍體

死屍,直接躺在鐵路邊上..

空曠的土地上,一具具屍體..

宛如“人間地獄”

災難片中才會出現的景象,現在卻真真切切出現在了我們面前..

有一些牛,還沒有完全死絕,但只能在土地上痛苦掙扎,默默等待死神的降臨..

可怕的一幕幕,真的是讓所有人於心不忍..

這一切,震撼所有的人心..

密密麻麻的死屍,屍臭漫天!一眼望去,看不到盡頭!讓人背後發涼..

死亡、災難,原來離我們這麼近..

而這就是,

那場風暴所帶來的,

恐怖的後續的災難..

澳媒都在刷屏!觸目驚心的一切,帶來的災難讓每個人顫抖..

現在,無數的媒體,都在報道這一切..

(Daily Mail)

(Courier mail)

(ABC Local)

據報道,現在,數十萬頭牛在遭受洪水蹂躪的昆士蘭州中死亡。

和悉尼一樣,昆州在不到兩周的時間裡,遭受了兩年的降雨,水重刷了道路,看上去都像是一條河..

當洪水退去時,死牛的屍體擠滿了田地,這些動物要麼餓死,要麼被水活活淹死..

農民們雖然很早就和政府表示供應的乾草數量,已經不夠牛群生存,但ADF卻拒絕提供乾草。

然而,事實上卻是有理由的..

因為,“沒有飛機會攜帶或運輸乾草,因為它具有火災和安全隱患”。

據報道,超過2000萬公頃的農田受到洪水的影響,危機地區的146名農民正在尋求幫助。

總理斯科特莫里森說,我們預計庫存損失將達數十萬.

“對於這些經歷多年乾旱的社區來說,這將是令人心碎的。”

沒想到他們期待已久的一場大雨,卻毀了他們..

農民Rachael Anderson和她的丈夫在Julia Creek鎮附近管理Eddington牛站,他們說:他們的1500頭牛中的800頭仍然下落不明.

安德森告訴澳媒,“牛沒有其他地方可以去了……離我們最近有一條鐵路線,但整條鐵路線周圍,密密麻麻都是牛的死屍。”

澳大利亞2500萬頭的牛中,約有一半是在昆士蘭州繁殖的,

然而洪水的到來,

卻狠狠地摧毀了這個行業..

“這將結束很多人,有些人失去了一切,他們失去了他們所有的收入。”農民威廉麥克米蘭表示。

Jane McMillan說她可能已經失去了40%到50%的牲畜,但她認為自己比失去一切的其他人更幸運。

她說,很多人在未來三年失去了收入。

這位心煩意亂的農民說,不僅受影響的是牛,還有本地野生動物,綿羊,馬和袋鼠。

“他們都快要死了,他們在洪水中淹死了,或者就是被活生生餓死”。

在昆士蘭北部城市的其他地方,幾個郊區仍然部分被洪水淹沒。

無家可歸的家庭現在面臨漫長的等待,等待自己被洪水毀壞的房屋維修好。

澳媒統計,在發生約1,500次傷害評估後,已發現超過730所房屋受到嚴重破壞,252所完全無法居住。

她對記者說,這對家庭來說是個悲傷消息。

據信,Townsville地區約有20,000戶家庭受到影響。

最可憐的則是,保險公司!

他們將要大出血了!

保險理事會表示,它將損害賬單已經達了1.24億澳元,並且還在不斷增加。

該委員會的坎貝爾富勒說,截至上午10點(周四),保險公司(HAD)收到10,064件索賠,保險損失估計為1.24億美元。

印象結語

暴風雨過去,雨過天晴。

對於很多人,就結束了。可是後續帶來的災難,卻是讓每個人瑟瑟發抖。

天災,無法預料。

但是我們可以做的,就是從自身做起,對地球媽媽好一點。生活中,不要對環保嗤之以鼻,腳踏實地地做起來。

否則,這樣的悲劇,

很有可能會很快就再次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