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都是从一个好友邀请开始的,也许你们有共同的朋友。又或者你刚开始玩脸书,你不是熟悉科技的一代,只是想在脸书上看看孙子们的照片而已。

举例来说,吉姆(Jim)在军队服役,他总是在海外,很孤独。你和他变成了朋友,好几个月之后,你们开始交往,他终于回到美国,告诉了你他的计划。他想开一家珠宝店,曾在尼日利亚呆过的他知道在哪里可以以便宜的价格买到珠宝。

而当他向你求助开店时,你觉得好像很了解他,你们在电话中聊过,你也见过照片,你了解吉姆,但那只是你以为。

昆州人被骗的比例很高,让人警醒,恋爱骗子以及冒充政府官员的骗子从天真的昆州人手中骗走了数百万元。

澳洲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副主席Delia Rickard说:”我们发现被骗的人大幅增多。我觉得情况是越来越糟糕。我们一直在提醒大家注意,但骗子总能找到新办法,说服大家把钱拿出来。

数据显示,2018年,昆州人被骗金额超过了1800万,澳洲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收到了36,861起报告,从假冒澳洲税务局的工作人员到约会恋爱骗局等各种各样。

2017年,昆州人被骗走了1400万元。

就全澳来说,2018年的诈骗金额超过了1.07亿元。

Rickard表示,大部分钱都被送到了海外,所以起诉罪犯的可能性也很小。她还指出,甚至有骗子说服民众帮国际贩毒组织运毒或洗钱。

“我们发现骗局数量大幅增长,特别是投资骗局,以及类似假冒税务局官员的骗局。”
在税务骗局中,机器自动拨号,接电话的人听到了一则录好的信息,称他们欠税务局的钱,已经被签发了相关命令,受害者被告知要打一个电话。骗子们通常要求受害者通过发送礼品卡或iTunes卡的形式来付钱。

“第一通电话是机器打的,他们就可以选出那些更容易上当的人,打电话的人都是有可能给钱的,这是一个没那么复杂的技巧。”

仅在一月的最后一周,就有530名澳洲人向澳洲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报告了税务局骗局,被骗3.5万元,有关部门尽管很有信心,这些电话来自海外但却无法追踪。“这还只是冰山一角。”
Rickard表示,自己的母亲也曾被一个自称是Centrelink的人骗过。她指出,这种电话利用的是人们对权威的恐惧。

而当代的恋爱骗局经常与勒索联系在一起。“这是让我最愤怒的部分。昆州去年就有537起有关恋爱骗局的投诉,损失达到450万元,而且同样,这也只是冰山一角。最糟糕的部分就是他们会和你用Skype通话,但是又说他们的摄像头坏了,但最后他们会让你在摄像头前做出亲密的动作,然后他们就录下来,再用这些录下来的视频来勒索你,威胁称要发给你的朋友。“

曾经有位昆州母亲就陷入了这样的骗局,骗子将她骗到柬埔寨与一名男子碰面。2013年,这名母亲的行李中藏有2公斤的海洛因被发现,在金边国际机场被捕,她被判23年监禁。

Richard表示,身在澳洲的骗子不太常见,而且往往是单独行动。

”当你和很多恋爱骗局的受害人聊天之后,你会发现,对有些人来说,这是他们第一次感受到爱。他们不想承认,这不是真的。”
Rickard还提醒说:“如果有人突然打电话或者发信息给你,不要透露你的银行账号、护照号、驾照和医疗保险等等,骗子们会利用这些信息。”

她还提醒大家当心那些远程控制家里电脑的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