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Domain网站报道,位于39 Griffith Street, New Farm的一套房子上周末以775万元的价格被拍出,这个价格创造了历史,成为布里斯班拍卖售出的最昂贵房子。

据了解,这套房子吸引了全国很多买家的注意。有100多人出现在拍卖现场,围观8名注册竞拍者争夺这套房子。最终,昆州富豪、房地产开发商Kevin Seymour买下了这里。

这个结果不仅在布里斯班当地是一个较好的结果,在全国来说也不差。在墨尔本,一周的拍卖数量达到1000场并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情。而拍卖售出的最昂贵房子是位于Toorak的一套房子,当时以975万元的价格售出。

Domain研究分析师欧文(Eliza Owen)表示,布里斯班的拍卖市场很小,而且昆州法律严禁在拍卖前挂出指引价,布里斯班周末的拍卖通常只有近100场。

欧文说:“一般说来,布里斯班从未变成像悉尼、堪培拉或墨尔本那样的以拍卖为中心的市场,我们不会使用拍卖结果或清盘率来预测市场走向,因为拍卖交易的数量比较少。但我觉得这个结果可以给卖家希望,他们能期待在拍卖的时候有一个好的结果,让卖家们对尝试拍卖这个办法更感兴趣,因为事实证明,大家的信心都摆在这里。”

很明显,其实布里斯班也有有钱可以花在房屋拍卖上的人。2017年底,位于Fig Tree Pocket的一套河滨房子进行拍卖,起拍价为惊人的800万元,之后还增长到了925万元,但业主将这套房子流拍了,第二年,这套房子以750万元的价格出售给了亿万富翁Clive Palmer。虽然最终的交易不是通过拍卖完成的,但也说明了拍卖条件下布里斯班豪宅买家的深度。

出售39 Griffith Street这套房子的Ray White New Farm主管Matt Lancashire表示,这个创下纪录的结果也证明,布里斯班的买家愿意花大价钱买下心仪的房子,就算是在不那么私密的情况下也是如此。

Lancashire说:“我们做很多豪宅交易,不管是不是拍卖,市场情况是好还是坏,我们做的很多合同都是无条件的现金交易。钱不是问题,布里斯班的富豪比你们想象的要多。未来6个月,有一套售价可能超过1000万元的房子,已经有10个人跟我预定看房了。而房价在500万元至1000万元之间的时候,买家的数量还会翻倍。”

Lancashire表示,卖家们都有一种误解,那就是富豪买家不喜欢在拍卖情况下报价。“其实不是这样的。周六的时候,有8个人都愿意在那种情况下竞拍。而且我们得到的反馈其实是’感谢上帝,这是一个完全透明的开放环境’。”而且他指出,其实一般不愿意拍卖的反而是卖家。

“业主不太愿意把房子放到拍卖的市场,有些人对这个过程没有信心。”

Ray White New Farm主管Haesley Cush表示,类似39 Griffith Street这样的结果让卖家知道,拍卖也可以非常成功。

数据显示,布里斯班的卖家一直以来都对私人协议的方式情有独钟。去年9月,Domain记录显示,一年内,布里斯班的房子只有5.5%是通过拍卖售出的。

“这次交易是一个里程碑,给卖家们提供了证据,让他们知道,将豪宅放到布里斯班拍卖市场上出售会有很多买家来竞拍。我认为对东海岸的任何一个首府城市来说,将豪宅通过拍卖的形式售出都是很好的。而且价格创下了纪录也是一个好的迹象,大家都在问市场究竟是什么情况。现在布里斯班的房产市场信心很足,其他地方现在没有这种信心了。”
不过Lancashire认为,虽然无条件现金合同的增加,拍卖卖房在布里斯班可能会越来越受欢迎。“拍卖将成为布里斯班的新方式。如果你做好了迎接市场的准备,你就要给自己一个机会,去参加拍卖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