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澳洲广播公司报道,一个六口之家现在面临从昆州南部一个小镇被遣返的命运,因为儿子的自闭症让他们无法满足澳洲的移民健康要求。

杰拉丁(Geraldine Custodio)和杰弗瑞(Geoffrey Custodio)夫妻俩来自菲律宾。2014年,他们和4个儿子一起搬到了位于Western Downs的Bell居住。

杰拉丁表示,他们对永居资格的申请被拒绝,因为11岁的儿子盖恩(Gain)患有自闭症,被认为是澳洲卫生保健系统的一个负担。

她指出,盖恩还不太会说话。如果一家人离开澳洲,盖恩也会备受煎熬。

“菲律宾给有特殊需要的孩子提供的服务没有这里好。就算你拥有所有资源,除非你私人雇佣别人,否则是很难让孩子进行治疗的。澳洲人对有特殊需求孩子的开放和接受程度比菲律宾好多了。”

根据澳洲移民的政策,如果照看一个人的费用超过了4万元,他们的签证请求就不会被批准。这家人申请了健康豁免,但也遭到了拒绝。

盖恩需要持续接受职业理疗师、言语理疗师、心理学家家和儿科医生的支持。

而杰拉丁表示,一家人已经下定决心会自己支付这些费用。他们正在行政仲裁庭对移民部门的决定提出申诉,法庭就将决定他们的命运。

“我们就是在这点焦急地等待并抱着希望,我们可能要证明我们是值得取得永久居留资格的。”

杰拉丁在Bell State School担任助教,还经营着一家成功的外卖咖啡店,而丈夫则在当地一家猪场工作。

“我们的孩子们已经在澳洲构建他们的梦想,我们不只是为盖恩着想,是所有4个孩子的人生。我们不希望其他孩子会责怪这个有特殊需要的兄弟,也不希望未来有任何不幸发生。”

Bell State School一名教师Joanne Rodney表示,杰拉丁和杰弗瑞是小镇很积极的成员,而且定期在学校和社区活动中做志愿者。“他们是我们的邻居和朋友,他们对小企业和其他人来说是很棒的榜样,而且他们是非常好的家长。”

Rodney称,盖恩在关系紧密的学校的支持下已经成长了很多,自信心和能力也增强了。

“他是2014年来的,你可以看到在这个社区中他获得的进步和稳定性,我看到过他的兄弟们适应得很快,在教室里也表现的很好。”

而且Rodney认为,强迫这家人回到菲律宾,与政府提出的将移民工人安置在次发达地区的政策相悖。

“这6个人现在已经是我们社区的一部分了,这种事不是非黑即白,这些都是活生生的人。他们说了,’保证被政府当做负担的家人不会成为你们的负担’。”

杰拉丁说,一家人迎来了潮水般的支持,这给了他们希望。

“这是非常暖心的事,因为至少你知道在政府部门不让你留下的时候,还是有人希望你留下的。”

内政部表示,他们不会对具体案例做出评价。

一名发言人表示,每个申请人都会被具体评估,而移民健康要求不是针对某种特定疾病的。

“这是一种客观的评估,要确定对个人的照顾是否会给澳洲社区带来很大成本或损害澳洲公民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