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布里斯班时报》报道,有着很多犯罪史的一名法国公民在澳洲住了40多年。最近他的签证被取消,而他向联邦法庭提出的申诉也会驳回,将被遣返回法国。

1973年,当时11岁的帕拉斯(Gilles Roger Pallas)与持有永久居留证的父母一起来到了澳洲。

布里斯班的联邦法庭了解到,虽然帕拉斯是持有Class BF过渡性永久签证住在澳洲的,但他却一直没有获得澳洲公民身份。

成年之后的帕拉斯因为毒品、伤害和房产相关罪名而在监狱里度过多年的时间。

从1981年到2017年,帕拉斯曾5次被关进监狱,最后一次是在昆州,现在帕拉斯被关押在西澳的移民拘留中心。

1999年,帕拉斯掏出一把枪对着一名警察的头部,试图枪击。那一年,他一直被关押到了2012年7月。

2017年初,帕拉斯当时被关押在昆州的监狱里,当时的移民与边境保护局通知他,受到犯罪史的影响,帕拉斯的签证被取消了。

帕拉斯向移民部门提出申诉,重新对取消签证的决定进行审核,并表示他对“自己的祖国一无所知”,这一辈子几乎都生活在澳洲。

“我觉得让我离开家人,独自一个人生活在一个陌生的国家是不对的。这个国家才是我的家,虽然我有时候会犯罪,但我觉得我现在已经到了把对家庭的责任放在首位的年纪,我未来只愿意为他们、为我自己以及为社区做正确的事。”

帕拉斯表示,他和澳洲的这些家人非常亲近,包括6个孩子、3个孙子、5个继子、父母和两个兄弟。

帕拉斯希望内政部部长可以对他宽大处理,因为被遣返就意味着他再也见不到父母了,“也无法出席他们的葬礼”,而且让家人处在很大的困境中。

帕拉斯写道:“我们有一个很亲密的家人群体,已经40年了,现在让家人分开是件很难过的事,而且我再也见不到他们了。”

他同时指出,最近才开始做生意支撑家庭,打算在社区内安静地生活,成为孩子们的好爸爸。

内政部部长决定维持原有的决定,称帕拉斯没有通过品行测试。所以就算遣返他会给家人带来很大影响,而且他在澳洲住了很长时间,而且给社区做出了一些积极的贡献。

帕拉斯在联邦法庭对这个决定提出申诉,但法官Berna Collier于4月16日驳回了这个决定。

Collier表示,她认为帕拉斯的罪行“非常严重”。这其中就包括他在1999年拿一把枪对着一名警察。

在挣扎的过程中,这名警察腿部中枪,帕拉斯还强行把他的头按到水下,用一块木头或石头袭击他,把受伤的他仍在小溪旁。

帕拉斯还被控非法持有武器和持有爆炸物。

Collier说:“帕拉斯多次被判刑,其中很多是一年或以上,最长的一次是13年。”

在移民拘留中心的时候,帕拉斯于2018年5月在Christmas Island拘留中心遭到殴打,并被送往珀斯进行治疗,他的案子也因此被延误。

之后,帕拉斯被转移到了珀斯移民拘留中心。

最终Collier驳回了帕拉斯的申诉申请。“我认为,帕拉斯给澳洲社区带来了不可接受的伤害风险,保护澳洲社区的重要性要超过他的儿子和孙子们的利益。所以我才做出了这个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