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布里斯班W Hotel的大廳里喝了一口拿鐵,Eva Young看上去就和那些到澳洲購物的中國有錢遊客一樣。

但Young囤積這些化妝品和護膚品並不是為了自己使用。她是Viva BeYoutiful Corp的創始人,而且她在包括微信、淘寶和天貓在內的中國網絡平台上有數十萬粉絲,可以說是所謂的「網紅」,Young此行來到澳洲是為粉絲們尋找新的面霜和乳液。

Young是一名上海人,她是中國社交媒體網紅大軍中的一員。這些網紅的影響力不容小覷,他們對一種產品的推薦可以給化妝品和護膚品公司帶來上百萬元的收入。

這是Young第一次來到澳洲,她在尋找自己和團隊中其他網紅可以推薦給中國大陸網友的新品牌。「我們在尋找的是住在上海的23歲至25歲的普通年輕人會感興趣的產品。他們想要一些新的和特殊的東西,而不是媽媽們用的雅詩蘭黛或歐萊雅。」

Young指出,澳洲產品在中國的聲譽很好,Aesop、Trilogy和Sukin這樣的品牌在電商經濟中獲得1.65萬億的營業額。中國的電商主要由網上社交媒體平台主導。

Young表示,18歲至35歲之間的中國年輕男女對高質量護膚品和化妝品的需求一直在增長。數據顯示,這個群體中的88%會定期在網上查看健身以及時尚信息,83%認為,使用護膚品是必要的。

Young開通微信和淘寶賬戶還不到3年,但每年在這些平台上出售的產品價值達到了2500萬元。

「我們通常會根據季節來挑選3款產品進行推薦,可能是夏季的防晒霜,或秋季的面霜。」

去年,Young決定在淘寶和天貓推薦美國護膚品牌TOPIX,很快就為該品牌帶來了2300萬元的銷售額。

Young在微信上有65萬粉絲。

現在,現金在中國大陸上通過微信這樣的平台很快被數字支付取代。人們還可以在微信上分享他們最喜歡的品牌的照片、視頻和鏈接。所以得到一名微信網紅的推薦對化妝品品牌來說是非常有誘惑力的。

Young還表示,淘寶上的化妝展示直播是銷售的關鍵工具,因為可以讓消費者詢問有關產品的問題並與其他網友互動。如果他們對這個產品感興趣,可以直接點擊屏幕上的商品立刻購買。

Young的澳洲夥伴是布里斯班公司Cantara Global,該公司已經與很多想要進入中國市場的澳洲公司。首席運營官Julianna Suranyi 表示,美容在中國是一項大產業,但如果想要成功,澳洲企業要做好長期投資的準備。

根據Jing Daily,與西方國家相比,中國大陸的網絡參與品牌推薦的程度更深。

雖然企業也意識到在谷歌和臉書這樣的西方平台做廣告也能有很好的收益,但中國沒有同等影響力的平台。所以利用類似Young這樣的網紅就成了主要手段。

中國網友往往會鼓勵網紅們和品牌們之間的互相合作,也很有興趣去發現新品牌,但在西方國家,網紅們太過直白的推薦會讓網友反感。